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第1023章 敏月专篇:日子

本站2019-05-21145人围观
简介 女人梦见雪山滑雪:暗示你在感情上不要太过草率,最好先了解清楚对方的性格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病人梦见床上有很多虫子:预示着近期你的病情会恶化,主要由于粗心大意所致。 轩辕睿并没有

  女人梦见雪山滑雪:暗示你在感情上不要太过草率,最好先了解清楚对方的性格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病人梦见床上有很多虫子:预示着近期你的病情会恶化,主要由于粗心大意所致。

第1023章 敏月专篇:日子

  轩辕睿并没有回答顾七少,而顾七少也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他分明感觉到轩辕睿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 没过多久,轩辕睿就睡着了。 这一夜之后的很多年,轩辕睿就再没有笑过了。   翌日,轩辕睿一如既往天还未亮就起了。 他寝宫里一个仆人都没有,他亲自将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精神清醒,独自去上早朝。

金碧辉煌,庄严宏伟的大殿空荡荡的,唯有顾北月一人负手立在殿内。 只要顾北月在皇都,没有告假,就永远都是第一个到的,而轩辕睿是第二个。   轩辕睿一步入大殿,顾北月就转身看来,不卑不亢,谦逊作揖,道:“微臣参见皇上。 ”  大殿之外,不必拘礼,顾北月甚至可以携妻带子住到宫里,然而,在这大殿之内,一言一行都不可逾越。

轩辕睿在高高在上的龙椅入座后,顾北月才在他左边的位置入座。 他们两人都面朝大门,安静地等着,从来不会在这里单独议论朝政。

通常都是臣等君,而他们是君等臣。 他们就这里坐着,任何踏入大殿的臣子都被这份威仪震慑,也都摸不透他们的关系,他们的心。 大臣们陆续而来,早朝很快就开始了。   下朝后,都已临近中午。

  轩辕睿和顾北月一到御书房就见顾七少坐在轩辕睿的位置上,瞧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笔,似在沉思。 顾北月无奈摇头,倒也没有赶人,径自在一旁坐下,轩辕睿也在一旁坐下,令太监将奏折都搬过来。   顾七少挑眉看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继续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道:“睿儿,我琢磨着我还是得亲自去渔州岛瞧瞧。

渔州岛上铁定有秘密!大不了,老子花上几年的时间,把整个岛都给掘了!就不信找不出来!”  顾北月和轩辕睿都一点反应也没有。

  顾七少起身便要走,这时候顾北月才蹙眉看了过去。

然而,他还未开口,轩辕睿就丢了一块令牌给顾七少,道:“干爹,找金叔调派支精兵一道过去。 该掘岛便掘岛!”  顾七少大喜,道了一声“好”字便要离开。   轩辕睿却又喊住,补充道:“鲛族源于玄空,或许,掘岛的苦差事交给士兵们。 七叔还是回玄空查一查玄空鲛族灭族的秘密吧。

”  顾七少微微一愣,随即就笑了。

他仍旧道了一个“好”字,才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顾七少远离了御书房,才径自嘀咕起来,“见鬼了,差点以为龙非夜回来了!昨夜明明还是个能抱的孩子……”  顾七少多年前偶然救了百里明川,收百里明川为徒就知道百里一族为鲛族之后。

他后来不仅仅瞒着百里明川,也瞒着顾北月他们暗查了,并没有查到玄空百里一氏和云空百里一氏的直接关系。

他并不想把徒弟牵扯进来,但也没有放弃这条线索。 只是,他在玄空找不到其他线索,只能暂时从渔州岛下手了。   顾七少又回头看了御书房一眼,才离开。

  御书房里,顾北月抬眼看着轩辕睿。

只见轩辕睿面无表情,继续埋头在奏折中。 顾北月分明察觉到轩辕睿的变化,他心下暗暗感慨,这孩子终究是龙非夜的儿子,无论是他还是顾七少来教,这孩子都只会越来越像龙非夜。   正午,顾北月要留下来陪睿儿用膳,睿儿却催他回去。

他邀睿儿同他一道回去用膳,睿儿却说还有事忙,改日再去。 顾北月了解他,也不勉强。 顾北月回去后,小明辰已经吃得小肚子圆滚滚的在院子里玩,秦敏坐在餐桌旁,一口未沾,还在等他。

  顾北月抱起明辰来,一眼看出明辰哭过。 他问道:“怎么回事?”  秦敏无奈摇头,低声道:“早上醒来没见着我就哭了,哄了许久。 这大半天,只要我离他远些,他就哭,不让我走。 吃过饭后,好多了。 ”  也不知道小明辰是否听到秦敏在说什么。

他朝秦敏,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着,特别哀怨。   顾北月看得又心疼又好笑,他随口问秦敏道:“起晚了?”  小明辰爱睡懒觉,而秦敏向来早起。

她习惯忙了好多事后再去守着小明辰,而且总能确保小明辰睁开眼看到的一定是她。

这事,顾北月一直很佩服的。   秦敏没回答,脸颊微红,睨了顾北月一眼。 顾北月这才意识到秦敏昨夜累着了,今日晚起。 他朝秦敏透出歉意的目光,一手抱着小明辰,一手牵着秦敏,道:“走吧,吃饭去。 ”  小明辰瞅瞅娘亲,又瞅瞅爹爹,思索了一番,立马告状:“爹爹,娘亲睡懒觉,羞羞脸,脸红了!”  秦敏的脸更红了,她抬眼瞪去,道:“你才羞羞脸,多大了还这么粘人。

”  小明辰撅起嘴来,道:“我以后不粘着你了,我要粘着爹爹!跟爹爹睡!”  这母子俩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贫了起来。 顾北月一边吃,一边提醒秦敏吃饭。 别看母子俩贫个不停,到了晚上,顾北月还在书房,秦敏就找过去说自己一点儿都不累,不许他再偷偷把小明辰抱走,要求给小明辰适应的时间。

而小念尘早早地就爬到床榻上,抱着秦敏的枕头等着。

秦敏一坐榻上,他就抱住秦敏的大腿,不让秦敏走了。   小明辰还是很粘秦敏的。

然而,从顾北月开始教他影术后,他就渐渐地不那么粘秦敏了,反倒变得有些粘顾北月。

然而,当他熟悉影术基本功,却熟悉掌控了初阶影术后,他既不粘秦敏也不粘顾北月,而是整日使影术满皇宫,满皇都跑,自娱自乐玩得十分开心。 偶尔还会拉着睿儿,要睿儿跑他来追,把周遭的人都惹笑了。 睿儿没有笑,可冷峻的表情分明温柔了很多,他从未拒绝,再忙都会停下来陪小明辰玩。

  日子就这样过着,既温馨也沉重。 又是一年终,除夕夜。

  四岁的小明辰看着一桌子饭菜,第五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爹爹和睿儿哥哥再不来,我就要把香味全吸完了!”  秦敏随手将一旁的一只插花递给他,道:“那你吸点花香吧。

”  小明辰深深吸了一下,立马打了个喷嚏,秦敏急急把花拿开,以免小明辰这花儿被小明辰的喷嚏摧残了。 她道:“再等等,连夜饭必须等你爹爹回来了才能开动。 ”  小明辰立马道:“那我去找他们!速去速回!”  秦敏摇头:“他们定是有急务,你就乖乖……”  她话还未说完,小明辰早就凭空消失一样,不见人影了。 秦敏无奈摇头,叹息道:“影子在就好了,定能把你抓回来!”  秦敏一等再等,却迟迟没听到小明辰把顾北月和睿儿带回来。 芍药要去找,她有些担心,亲自去了。 然而,她到了御书房,却见小明辰趴在窗边,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