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第157章 绽放-快剑对决!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人围观
简介 咔嚓!在这记铁拳的重压之下,造型华美的剑鞘不堪重负,传出碎裂的呻吟声,继而碎裂开来,显露出匹练一般的剑身。 “哼!”陆帅风一声闷哼,另一只手搭上剑身,想要挡住这一拳的余劲。 然而,

第157章 绽放-快剑对决!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咔嚓!在这记铁拳的重压之下,造型华美的剑鞘不堪重负,传出碎裂的呻吟声,继而碎裂开来,显露出匹练一般的剑身。

“哼!”陆帅风一声闷哼,另一只手搭上剑身,想要挡住这一拳的余劲。

然而,秦墨的这只拳头,力量却是刚刚爆发,拳头上萦绕的八道银色气旋,骤然旋转起来,随即呈环形扩散,迸发出井喷一样的力道。 这柄精钢长剑的剑身,如同波浪一样,“哗啦啦”弹动起来。 陆帅风脸色泛起潮红,终是承受不住这样凶猛的拳力,整个身躯被震退十米之外,双脚搽着地面,在地上犁出两道清晰可见的痕迹。

“呼……,呼……,呼……”陆帅风双臂酸麻,气喘如牛,全身渗满冷汗。

刚才那一瞬间,他有种错觉,若是防不住这一拳,他的下场很可能和彭氏兄弟一样。

此刻,四周人群寂静无声,很多人眼珠瞪圆,差点看直了眼,怎么也不敢相信,仅是一个照面,陆帅风就处于劣势。 那把精钢长剑的华美剑鞘,竟是这样被轰得粉碎,秦墨的拳头是什么做的?难道比精钢还要硬实?不远处,秦墨收拳而立,神情淡淡,转头看向阔眉少年,道:“收拾一下,将你狗爸的尸骨收拾好,等一会儿和我回冰焱峰。 ”话音落——,对面传来一道怒吼:“秦墨,你太目中无人!别怪我不客气了!”陆帅风的脸庞,再无刚才的冷峻从容,充斥着愤怒和狰狞的神情,与他的名字毫不相衬。

嗡!精钢长剑一展,一抹沉凝透明的力量,从陆帅风身上涌现,沿着他的手腕,贯入剑身之中。 一瞬间,一股令人战栗的锋锐,朝着四周蔓延,让周围围观的人群一退再退。 这种锋锐,是一名出色剑手的独有气势!这时,观战人们才想起来,陆帅风真正强大的地方,并不是他的修为,也不是他的身法,而是他的剑技。

宗门前辈们看重的,恰是陆帅风的剑道天赋。 “好!陆师弟,狠狠击败这个无礼的臭小子,不要留手!”人群中,传出黄雨秀的娇喊。 刚才,黄雨秀尚在嘲笑秦墨,话还未说完,彭氏兄弟便重伤倒地。 这一幕,深深刺激到了她,也令她对秦墨越发厌恶,恨不得自己亲自出手,将这少年击溃,才能平复心中的恼怒。

“哼!秦墨,你这个小畜牲,仗着一身的蛮力,就以为能和大武师的高手叫板?今天,我就让你明白,什么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让你追悔莫及……”说着,陆帅风长剑一引,右脚迈前一步,剑尖上撩,摆出一个剑势。

刹那间,他便动了起来,身形化出一串残影,精钢长剑炸开一片剑光,空气中爆出一阵怪啸,仿佛是狼嚎一般。

陆帅风施展的剑技,名为,乃是玄级下阶的剑技。 所谓的狼牙,并非指普通的狼,而是出没在西翎荒野的一种风狼。

这是一种妖狼,獠牙堪比神兵,速度奇快如电,堪比是先天级别的强者。 这种剑技修炼到大成,则剑势展开,犹如是风狼的狼群在狩猎,狼啸、风疾之中,将猎物置于死地。

面对狂袭而来的剑势,秦墨目光微动,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同样使用快剑的剑手。

“正好,趁此机会,检验一下自身的剑技。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陆帅风的剑光已至身前,一道快似一道的剑势,交织成一个可怕的狼头虚影,张开獠牙,朝着秦墨上半身袭来。

就在剑光临体的刹那,秦墨手腕一动,那柄黑色剑胚已是握在手中,未开锋的剑身轻盈一颤,漫天的黑色剑影已是铺开。 这一情景,宛如一头黑孔雀开屏,那沉凝如墨的黑色,透着无比的厚重,却又是那般的灵动。 传自秦家先祖的这门剑技,在尘封百年之后,终于第一次,展现在世人的面前。 叮叮叮……街道中央,两个少年站在原地,将剑速催动到极致,两把长剑越来越模糊,已是捕捉不到轨迹。

只见得两团剑光不断闪耀,金属狂鸣,火星乱溅。 这样迅快的剑速,瞧得人群眼花缭乱,很多人神情震骇,他们自认实力不凡。 但是,与正在战斗的两个少年相比,着实是有很大的差距。 陆帅风有此剑技,倒也就罢了。

毕竟,这是连车宗主都称赞过的剑道天才。 可是,这个秦墨进入宗门才两月余,竟也拥有如此惊人的剑技,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人群中,傅易剑脸色苍白,毫无一丝血色,他口中翻来覆去,只是重复着一句话:“怎么可能,秦墨怎会如此厉害……”一边嘀咕着,脸颊一边不断滴落冷汗,他发觉若是换成自己,恐怕连秦墨一剑也接不下来,这样的剑速太快了。 此时,人群中一些大武师级别的内门弟子,则是一个个神情凝重,紧盯着战斗中的两人。 这些高手眼力高明,能够捕捉到两个少年的剑速,他们震惊的发现,战斗的形势正在发生变化。

战团之中,不断碰撞的双剑,每一次的碰撞,竟是剑尖对剑尖的撞击。 这样的情景,真正是针尖对麦芒,如果能够看清交战的情形,当真是令人头皮发麻。 然而,观战的高手们渐渐发现,乃是陆帅风每刺出一剑,秦墨则是跟上一剑,后发而先至,并且,每一剑皆能碰上对方的剑尖。

看清了这一点,人群中大武师以上的高手,皆是心头狂跳,倒吸一口凉气。

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秦墨在剑技上的造诣,远远超过陆帅风。 这……,怎么可能!?“这个秦墨,正在拿对手试剑!?”一些高手脑海中掠过这个念头,都觉得有些可笑,一个八段武师和大武师级别的高手交战,竟还能拿对方试剑,这是何等荒谬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事情,却是确确实实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嗡!忽然之间,正在激战的战团中,扬起一道清越的剑鸣,声音很轻,却是清晰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

这声音,如同是……风的轻吟!下一刻,只见一道黑色剑光窜起,轻易穿透了陆帅风的剑势,剑光一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交错而至,啪啪啪啪……,抽在陆帅风的脸上,却是在左右两侧,各出现四道血淋淋的痕迹-一剑双击!噗……,陆帅风口中鲜血狂喷,整个人被抽得凌空飞起,身体在原地半空,滴溜溜旋转了数十次,继而砰得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你这臭小……”趴在地上,努力仰起头,陆帅风目光狠毒,嘴里断断续续的开口,双眼霍然瞪大,露出惊恐之色,他看到一只脚飞踹过来,重重的踹在他胸口。 咔嚓嚓……伴随着一阵骨骼碎裂声,陆帅风整个人如炮弹般飞起,贴着地面,笔直撞向彭氏兄弟两人。

紧跟着,三人撞在一起,相继喷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全部昏厥过去。

站在原地,秦墨提着那把黑色剑胚,道:“你们戒律堂再站出来一人,今天我就把你们全部废了。 ”淡淡的声音,语气显得很平静,却是透着莫名的森寒,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这时候,很多人才意识到,这个入宗才两个多月的少年,此次是被激怒了,准备杀鸡儆猴,震慑全场。

一时间,全场静悄悄的,人群中却是不约而同,让开一条通道,一直通往坊市门口。 “是叫熊彪么,走吧。

”秦墨摆了摆手,缓步离去。

阔眉少年答应了一声,抱着大黄狗的尸首,愣头愣脑的,快步跟了上去。

不远处,黄雨秀俏脸苍白,整个人仿佛蔫了一样,一点精气神都没有,没有血色的嘴唇动了动,却是没有再说一句话。

旁边,祝香桐纤手捂着,努力平息狂跳的心脏,她注视着少年瘦削的背影,心中忽然堵得慌,美眸中涌动一缕水雾,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到这个少年面前,说一声谢谢,道一声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