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第1711章 在你心间肆意生长(63)

本站2019-07-1173人围观
简介 戴维给林子瑜推荐了高校附近比较不错的楼盘,还兴冲冲地约他明天看房,林子瑜在这方面自然是没有什么经验的,尤其今儿明筝说了那么一番话,他也生出了一丝融入人群的想法。 狂沙文学网两人约好了时间

第1711章 在你心间肆意生长(63)

戴维给林子瑜推荐了高校附近比较不错的楼盘,还兴冲冲地约他明天看房,林子瑜在这方面自然是没有什么经验的,尤其今儿明筝说了那么一番话,他也生出了一丝融入人群的想法。

狂沙文学网两人约好了时间,林子瑜便回了酒店,路过超市时,想到如今酒店的房间不好做饭,之前住的地方在装修,买房确实是迫在眉睫。

他想做饭给明筝吃。

明筝撵走了林子瑜,便拉着江去逛商场,逛的全都是男装区。 “明筝姐,你太霸道了,你给林教授买衣服,为什么不喊他亲自来试?”江嘟起嘴巴说道。 还以为逛女装区呢。 “我决定就好,他要是过来买,肯定是一水的白衬衫。 ”明筝明媚皓齿地笑道,实则是有些害羞,第一次当人小妻子,说实话她跟林子瑜也就牵牵小手,亲亲小嘴的程度,逛街买衣服这些都是没有过的。

明筝按照自己的喜好,给林子瑜挑了两件衬衫,两件t恤,加上一柔软的家居服,就连内衣都买了四件,自然是按照她喜欢的款式来的。

买完了衣服,又去买鞋。 好在男人的衣物都不用调,看材质,看款式,报尺寸就好,明筝拎了一大袋子的衣物,又要去给林子瑜买男士的护肤品。 “好姐姐,你饶了我吧,林教授那皮肤不用买,蹭你的用就行了。 ”江看见咖啡馆就走不动路,怂恿着明筝去喝咖啡。 明筝俏脸微红,其实林子瑜搬到酒店来住之后,沐浴之类的全都是蹭她的用,说有特别的味道,后来两人上都是同样的香味。 只是这样的事她自然不能跟江聊,免得刺激到了这单狗,两人拎着一手的袋子,去喝了一杯咖啡。 “明筝姐,你跟林教授和好啦?”江喝了一口冰爽的拿铁,笑眯眯地打趣道。 “本来也没什么大事,过了几天就气消了。 ”明筝睫毛颤呀颤,专心喝咖啡,“你再去买两块提拉米苏来,话那么多。

”“好嘞,嘿嘿。 ”江跑去买蛋糕,心好到飞起,哎,这些颜值高又有钱的人就是折腾,林教授那样温文尔雅的人,遇到明筝姐也只有低头求饶的份。 不过明筝姐也算是会疼人,才和好就给林教授买这么多的东西。

单狗惆怅地端着两块小蛋糕,哎,她的天在哪里?喝完咖啡,吃了小蛋糕,补充了能量,明筝跟江又逛了一会儿,去买了两法式超薄的蕾丝内衣,然后林子瑜的电话就进来了。

“买睡衣,这款感,真丝的,牛一般的触感,保管林教授喜欢。

”林子瑜电话刚接通,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了江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俊脸一,想象到明筝穿睡衣的模样,浑都觉得燥起来。 “咳咳,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林子瑜清了清嗓子,清冽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暖意。 “快了,快了。 东西都买好了,马上回来。 ”明筝瞪了一眼江,然后将她挑的两件真丝的睡裙拿去一起付钱了。

“粉色的嫩,比大红色的好,大红色太正了,一般人受不住,祖母绿的颜色也好,显成熟。

”江笑眯眯地说道,“这两款睡衣顶好的,不信你回去问林教授。

”“嘤,明筝姐,你掐我做什么?”林子瑜听的耳尖都红了,又不好挂电话,这一周来明筝跟他冷战,男人子过的那叫一个煎熬,如今是半点也不敢作妖。 “晚上想吃什么?”“都可以。

”明筝声音也软软糯糯的,看着自己买的感内衣,万分后悔不该带江这个大嘴巴来逛内衣店。 “那吃湘菜吧,有些怀念。 ”男人低沉地笑道。

“好。

”挂了电话之后,明筝刷卡付了钱,拎着一下午的战利品,开车回酒店。 晚上去附近吃的湘菜,吃货江充当了千瓦的电灯泡,来蹭饭了。 “明儿我们去看房子吧,下午约了戴维一起去。

”林子瑜眉眼柔和地说道。 “看房?”明筝愣了一下,“要买房?”“嗯,买三层的,到时候把阮姨也接过来住。

你妈妈若是喜欢清静,我之前住的房子装修好了以后也可以住。

”林子瑜想了想,其实他还是比较想过二人世界的,这几年他大约还是很正常很理智的。

明筝唇角上扬,没说话,算是同意了?“又买房?你们有钱人真的是。

”江塞了一口牛,然后噎住了,“果然还是要找个靠谱的对象很重要,明筝姐,想想你在都柏林的时候,不买衣服不化妆,不投资不买房,回到国内,跑车有了,房子有了,老公有了,这又要买别墅,嗷呜,你们考虑一下穷狗的感受!”江愤怒地说道。 “所以你过来当电灯泡,我也没撵人。

”林教授微笑道。

江“……”明筝见小姑娘最近恨嫁的很,踢了林子瑜一脚,甜甜地问道“你给江介绍一个,不需要特别精明的,江hold不住,最好跟她一样大大咧咧的就好。 ”林子瑜在脑海里排除了一圈,慢条斯理地说道“没什么合适的,前两年华大有个比较老实的同事,一来就被隔壁院校的女老师倒追抢走了。

这年头有钱又笨的,也就我很经得起惑了。

”男人垂眼,斯文俊雅的面容带着一丝的微笑,餐厅暖色的灯光下,光风霁月。

这些年,他心有白月光,始终在等着她。

一顿饭,江吃饱了狗粮,一个人跑去吃甜品自暴自弃去了。 明筝跟林子瑜手牵手回了酒店,路上遇到了好几个学生,两人也没在意,甜甜地过自己的小子。 夜里明筝照例先睡,在晚上玩着手机,看房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上带着沐浴之后的清香贴上来,将她的手机丢到了一边,调成了静音模式。

这一夜前面是和风细雨,到了后面犹如狂风骤雨,许是这一周的冷战刺激到了林子瑜,男人发了狠想断绝任何的可能,明筝到后来推着他,小声地呜咽。

说好的理智呢,说好的克制呢?骗子。

两人到后半夜才睡着,八年的心伤、等待、不安、寂寞都融化在初秋的夜色里,渐渐融化出一条明亮宽广的道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