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主角是沈唯林彦深的小说在线阅读 一纸婚书:林少,哪里跑免费阅读

本站2019-07-12113人围观
简介 精彩章节试读:远扬公司会客室。 一位姓白的女助理客气地迎了过来,对顾主任和沈唯解释,“不好意思,林总办公室现在有人,请二位稍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有小秘书端着托盘送过来两杯清茶

主角是沈唯林彦深的小说在线阅读 一纸婚书:林少,哪里跑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远扬公司会客室。 一位姓白的女助理客气地迎了过来,对顾主任和沈唯解释,“不好意思,林总办公室现在有人,请二位稍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有小秘书端着托盘送过来两杯清茶。 茶杯是讲究的描金细瓷,茶水青碧澄澈,一看就是好茶叶。

秘书走后,顾主任感叹,“大公司就是有派头,一般公司也就是用一次性纸杯倒点茉莉花茶,远扬用明前龙井呢!”沈唯低头不说话,端着茶杯,看着上面蒸腾的雾气,她满心迷惘。 一会儿,就要和林彦深正面交锋了。

她该用什么样的姿态面对他?“小沈,一会儿说话注意点策略,”顾主任叮嘱道,“争取说服林总晚上赏脸吃个饭。

”“嗯。 ”沈唯点头,心里却知道,顾主任的愿望只怕要落空。

两人枯坐了十几分钟,白助理才急匆匆走过来,“顾主任,沈律师,林总喊你们进去。 ”林彦深坐在办公桌后,表情冷淡地看着顾伟强和沈唯走进办公室。

他看到沈唯剪短了头发,看到她穿着干练的白衫灰裙——往日青春飞扬的顽皮少女,已经长成了中规中矩的职场女性。 林彦深移开视线,不想再看。 陈年的隐痛横亘心间,五年了,还鲜活如昨日。 “林总,你好你好!”顾主任走过去,伸手与林彦深握手,笑容满面。

两人握完后,轮到沈唯了。

沈唯在心里深吸一口气,微笑着朝林彦深伸出手,“林总,您好。 ”林彦深看着她。 她笑得多自然,多官方。

好像他真的只是个需要应酬的客户,好像五年前的事,她全都忘记了。

林彦深目光冰冷地转身,直接无视了沈唯伸在半空中的手。 顾主任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这,这什么情况?林彦深拒绝握手,这跟直接打脸也没区别了。

难道,远扬终止合作,是因为沈唯得罪了林彦深?可是林彦深不是刚上任吗,这两人之前哪儿有什么交集?真是太奇怪了。

沈唯的脸唰的红了。 气红的。

她没想到林彦深竟然连最基本的商务礼仪也不要了,这么**裸的公报私仇。 顾主任到底圆滑,马上转移话题,“林总,都知道您特别忙,我们也不兜圈子了,我们今天过来,主要还是想聊聊顾问合同的事。 之前我们智诚……”“如果是为了合同的事,那不用再说了。 ”林彦深的态度很强硬,“这件事已经决定了。 ”“可是,之前做的好好的,双方合作一直很愉快的。 ”顾主任急忙解释,“如果真的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不满意,您提出来,我们这边可以配合调整。 现在单方面提出解除合同,贵公司要付一大笔赔偿金,其实也是不合算的。 ”“合算不合算,远扬自然有自己的考虑。 ”林彦深淡淡道,“顾主任,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议,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这是要送客了。

顾主任没想到这个林彦深这么难对付,一时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讪讪道,“行,那您先忙。

对了,今晚您有空吗?能不能赏个脸,跟我们一起吃顿饭?”“抱歉,晚上有约了。 ”走出办公区,顾主任不由得抱怨沈唯,“小沈啊,你是怎么得罪了这尊大佛的?我看他对你很有意见啊!”沈唯只能装傻,“我跟他八竿子打不着,我去哪儿得罪他?”“这个人太傲慢,太没素质了。

我看远扬迟早垮台!”顾主任愤愤道,“不合作就不合作,天底下的大公司多了去了,少了远扬,地球照样转!”沈唯忍不住微笑。

顾主任就是这点可爱,平时总想从员工身上榨取最大价值,可一旦有事,还是挺护着员工的。

出了远扬,沈唯跟顾主任说,“主任,我不跟你回律所了,我想过去见见那个援助案件的当事人。

”沈唯接了一个法律援助案件,帮一个过失杀人的男大学生做辩护律师。

“行,那我先回去了。

”见顾主任的车走远,沈唯转身又走进了远扬的写字楼。 顶层总裁办公室门口,秘书看到沈唯,很是惊讶,“沈律师,您怎么又回来了?落什么东西了吗?”“没落东西,就是有几句话想跟你们林总说,麻烦你帮我说一声。

”秘书迟疑了一下,“好的,请稍等。

”半分钟后,秘书走了出来,“沈律师,林总请您进去。 ”沈唯推开门,径直走到林彦深办工桌前,站定。 林彦深抬眸看着她,表情冷漠,眼底没有任何波澜。

沈唯盯着他,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林总,还请您高抬贵手。 ”五年了,她第一次认认真真看着他的眼睛。

明明是温柔多情,眼尾上挑的丹凤眼,可生在林彦深脸上,却偏偏显得冷酷肃杀。 林彦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是来求情的?”“不,我只是来跟你讲讲道理。

”沈唯现在一点都不紧张了,没什么好紧张的。

她和他的恩怨情仇,已经是过去了。 现在,她是智诚的沈律师,他是远扬的林总,她找他,只是为了维护智诚的利益,无关风月。 “道理?呵。 ”林彦深冷冷一笑,“沈律师,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你配给我讲道理?”“不用谁给我自信。 智诚的业务表现放在这里。 ”沈唯冷静道,“和远扬合作三年,无论是日常业务还是诉讼业务,智诚的表现都可圈可点。 尤其是东北那片烂尾楼的诉讼,智诚的律师为你们省下了十几个亿的赔偿金。 远扬今天能一统江湖,智诚功不可没!”她语速适中,声音沉着,条理清晰地陈述着智诚为远扬做出的贡献,一件件,一桩桩,一口气将三年的主要业务全都说了一遍。 林彦深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上午的光线很充足,沈唯一身素净的白衫灰裙,站在满室的光线中,慷慨陈词。 她的头发堪堪及肩,柔亮蓬松;她的脸庞还是那么白皙,不见一点岁月的风尘。

而她的眼睛,那双眼睛,曾叫他如痴如醉,夜不能寐的眼睛,也依然清澈,依然明净。

林彦深渐渐走了神,耳中只有她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也和五年前一样,看似温和沉静,其实藏着咄咄逼人的锋刃。 ————————————昨天写的一章不满意,又改了一下。 这个文,大家看着会不会觉得枯燥?不够轻松明快?我现在都没信心了。 小说《一纸婚书:林少,哪里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