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法师乔安 第54章:追踪者

本站2019-08-1331人围观
简介 “乔安老弟,你来评评理,库尔金这个人是不是很无趣?”“如果人人都像库尔金这么小心眼,艺术家的生命尚且难保,何谈创作自由!”卡西欧越说越激动,满脸愤慨,振臂谴责兽人酋长。 “库尔金,他不是

法师乔安  第54章:追踪者

“乔安老弟,你来评评理,库尔金这个人是不是很无趣?”“如果人人都像库尔金这么小心眼,艺术家的生命尚且难保,何谈创作自由!”卡西欧越说越激动,满脸愤慨,振臂谴责兽人酋长。 “库尔金,他不是要杀我,他这是要谋杀艺术啊!”乔安勉强笑了笑,没有做声,心里却觉得卡西欧这个玩笑开得实在太过火,当面作诗讽刺兽人酋长,被人家记恨也是活该。

其实卡西欧倒不怕得罪库尔金,反正早就是死对头了,但是他还听说库尔金与“征服教团”关系密切,得罪了这群邪教徒可没有好果子吃。

可惜他的警告太迟了。

事实上乔安和克拉克早在豪斯镇就卷入了“征服教团”与半人马一族的纷争,并且深深触怒了这个邪教团伙在亚尔夫海姆地区的两位高层,伊萨克·胡克将军和“蛇手”沙曼。

克拉克与乔安对视了一眼,过后颇有些尴尬地将两人与“征服教团”结怨的始末简单讲述了一遍。 史瑞克直到此时才得知克拉克在豪斯镇干得那些好事,气得一拍大腿,指着霜巨人的鼻子大骂:“可恶的大块头!史瑞克每次遇见你都要倒大霉,这回又被你给坑了!”骂归骂,史瑞克却也无可奈何。

食人魔大王可是一个将“言出必行”奉为人生信条的男人,既然已经承诺帮克拉克寻宝,明知道前途艰险,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奉陪到底。

兽人强盗离开后,河滩上重归平静,克拉克、史瑞克和卡西欧相继入睡。

乔安临睡前又续上一发“魔绳术”,为自己和同伴栖身的这个半位面延长3小时寿命,过后钻进睡袋沉入梦乡。 如同往常那样,乔安只睡了两个钟头就苏醒过来,窗外夜幕尚未褪去,时间大概是凌晨四点左右,身旁的同伴还在酣睡。

乔安先花了一个钟头进行冥想,准备今天可能派得上用场的1环和2环法术,过后使了个“魔法伎俩”替代洗漱,免得惊扰还在熟睡的同伴。

当天色破晓,卡西欧和克拉克相继醒来,乔安已经悄然离开半位面,在河滩上升起营火,悬挂在火堆上方的茶壶滋滋作响,沸腾的水气驱散深秋清晨的寒意。 克拉克坐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耳畔鼾声如雷,扭头望去,史瑞克睡得正香,口水顺着嘴角流淌下来。 霜巨人嗤笑着踹了他一脚:“胖子,快醒醒,梦见什么好吃的啦?”“唔?”食人魔大王一骨碌爬起来,迷迷瞪瞪地望着克拉克,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我猜大王并非梦见什么美食,而是在梦里跟我姐约会来着,你把我们大王吵醒,惊扰他的美梦,可真够缺德的!”卡西欧半开玩笑地对克拉克说。 食人魔大王胖脸一红,有些心虚地嚷道:“你们不要胡说,史瑞克才没有做美梦!”三人嘻嘻哈哈地相互调侃了一通,过后相继爬出半位面窗口,顺着垂至地面的绳索滑了下去。 乔安起身与他们互道早安,回到绳索跟前,吟咏咒文取消“魔绳术”创造出的半位面。

随着魔力消解,那条悬空的绳索也自行跌落下来。 乔安收起绳索,回到火堆跟前。 茶水已经煮沸,四人就着热腾腾的红茶吃过干粮,过后收拾行囊继续赶路。 乔安变身为“约顿海姆鹰人”过后可以腾空飞行,虽然没了马儿代步,倒也不会耽误行程。

卡西欧同样会飞,克拉克腿长跑得快,唯独史瑞克失去坐骑过后受到的影响最大,单凭双腿赶路,很难追上同伴的脚步。

好在卡西欧有办法,施法为史瑞克加持1环法术“大步奔行”,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内,史瑞克的奔跑速度将获得高达三成的提升,基本与克拉克持平,不用再担心掉队。 一切准备妥当,四人离开营地,沿着蜜酒河深入密林,继续北上。 ……空寂无人的河滩上,时间静静流逝,转眼到了中午,附近林间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一大群绿皮兽人走了出来。

为首的兽人身材特别高大强壮,个头几乎堪与食人魔媲美,身穿闪亮的附魔锁子甲,一双肌肉发达到近乎畸形的长臂随着行走前后摆动,指尖竟然能够轻松触摸到自己的膝盖,俨然一头人立而起的长臂猿!这兽人首领的双掌特别宽大,戴着一副颇为刺眼的红色铁手套,手套上还镶嵌着密密麻麻的尖刺,在正午的阳光下闪耀寒光,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恶气息。

兽人首领在河滩上止住脚步,低头观察草地上的灼烧痕迹以及食物残渣,阴郁的目光闪烁不定。 他的左耳被人连根撕扯下来,伤口由耳根一直延伸到嘴角,形成一条紫色疤痕。 这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使他原本就很丑陋的脸庞更添了几分凶残气质。

“库尔金大人,昨天夜里我们就是在这附近发现宿营的痕迹,但是没有找到宿营者,只发现两匹拴在树桩上的马。 ”一名兽人武士,毕恭毕敬地向“撕裂者”库尔金汇报道。 库尔金微微点头,双拳握紧,带刺铁手套随之发出金属摩擦声响。

“你们几个守在这里,我去找沙曼大人谈谈,也许他那条‘夜嘶猎犬’能够帮我们找出更有价值的线索。 ”交代过后,库尔金转身回到林中,前方吹来的阴冷气流使他觉察到“负能量”的气息,连忙停下脚步,本能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就在库尔金对面不远处,一个黑袍人站在茂密的灌木丛中央,手持一柄镂刻红色花纹的黑曜石法杖,蓦地将法杖顿向脚下地面。 砰!一圈负能量冲击波自黑袍人脚下爆发开来,迅速向外扩散,受到这股阴冷魔力波及的灌木,顷刻间生命精气全被黑袍人吸干,迅速枯萎凋零。

黑袍人左臂微动,一条活蛇自袖口探头出来,口中叼着一支怪异的树根。

树根散发出诡异的红光,将周围枯萎发黑的灌木全都笼罩起来,为其注入邪恶的魔力,活化为一群“枯萎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