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我们总期待看到光【组诗】

本站2019-07-06131人围观
简介 《深度寂静》 我站在岸边,湖水那么安静 光影从我的正面绕到反面 把我拥挤在身体里的焦虑扑散 照耀我隐晦的一面 也照耀尖锐的一面 虚无中,蝉鸣的辞经 说破月的痕迹 一些有序的

我们总期待看到光【组诗】

  《深度寂静》  我站在岸边,湖水那么安静  光影从我的正面绕到反面  把我拥挤在身体里的焦虑扑散  照耀我隐晦的一面  也照耀尖锐的一面  虚无中,蝉鸣的辞经  说破月的痕迹  一些有序的事物分开身后阴影  像晨曦从一滴露珠里  提走了昨夜星光  此刻,借喻值得一用  快速的流逝溢出逃逆的水声  风来不来或走不走  时间的宽度都在静静地稳住动荡  将蔚蓝的倒影,分发给每一个路过之人  《那些遥远又切近的事物》  看星星看久了  它们就住进我的眼睛里  早晨,睁开眼,它们就盈亮了窗  更像朝阳镀亮的露珠。

坐在叶子上  直到在眼前消失  无声的触及在无形中  有时是细雨菲菲,有时是薄雾笼罩  如窗下的新竹,摇落雨的回声  听着枝丫上送远的风声  它像拔出风尘的寂静  当这些巧遇都沉在晚风里  每一处记忆承担的回味  逐步取代了灰色的背景墙  我们是彼此的枝条,纠缠不清  就像后一刻的禅悟推翻前一刻的觉醒  星星构筑在我眼里另一个梦境  低下头,回答着沉浸  美好持有的深重  于虚妄中自行漫开  这些微小的动荡,都成了内心不息的火光  《安静》  安静的时候  你只是真实的自己  和密集的人流无关  和渐渐暗下来的暮色  也无关。 你把影子找回来  风侧身而过。

在默默的对视中  有水声把身体冲刷了一遍又一遍  《最好的路过都在这里》  那无边的黑蓝  静得让人无法隐逸。 比之生活的错觉  比之个人的孤独与怨言,不说出期待  这般被盈耀修改过得寒凉,黑暗一样弥散  最好的路过磨亮屋顶  为白天的云朵留下回忆  一道道的意识留白,晨雾将它释空  温暖,浩大,无关时间的流逝  《月光对着深井的镜子》  不向水借镜中观  何须给借喻的白霜留一处空白  像人间,拟泛一个静谧的词根  在探向深邃中,水倾斜的浮力  拖着风影远近的弯道,夜在摸黑  所有牵连的草木都隐于潮汐  落花的怜惜围拢低处焰火  点烛之人,虚化了尘世  一个在暗处生长的预言,于井中  令时间窒息的回声  《人世》  打开一本布满灰尘的经书  翻到尾页,一路落花  合上扉页,又是花开  也可能,被窗外一茬一茬扑过来的落叶  翻开一页又踩掉一页  只有风合不上近景,掩饰着盛大的荒凉  从通常的寂静中来,水光折叠远处的回声  《停下来等一等灵魂》  后来,懂得把雪和盐分开  却不能准确描述这一个过程  自己在自己的影子摸索  空怀卑恭之心。 沉沉得灯盏下  写一个痛字压在胸口  掠过去的秋水仍在词语里深潜  剥夺了各种遗忘  孤独,是意外中接受的福音  源于耐心,我默默守着窗口  在这里,让骨头里的沉寂压过风  一种凋零也是完整  用柔软,讲述着尘世秘密  时间好深呀,我愿意停下来  等一等慢下来的灵魂  《我们总期待看到光》  跟着风,谁将引领着我去远方  谁曾经向我指认荒草间新生的锐气  并予以提起我眼里的火焰  在南坡上,你不能说潮汐缓慢  阳光照耀的流水上。 反光盈亮草茎  总有充实的蹄花踏碎虚妄  现在,从秋风的斜坡上下来  无限的深度来自冷月光  手托明镜之人,照见的空无是一面铺在水面的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