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连载】生命之重:我所经历的教育(之五) 渡过

本站2019-05-25157人围观
简介 柿饼姑娘/文 尝试自救 我一直想办法走出这样痛苦的状态。 每次有心理讲座,不管多远我都会去听。 我选修了普通心理学课程,还经常去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向老师求助。 就这样,

  柿饼姑娘/文  尝试自救  我一直想办法走出这样痛苦的状态。 每次有心理讲座,不管多远我都会去听。

我选修了普通心理学课程,还经常去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向老师求助。 就这样,我慢慢对自己的状态有了一些正确认识。   学院的书记、辅导员,还有授课老师,会经常开导我、关心我,节假日也会打电话关心我。

平时他们有活动会让我参加。

我们常常在一起吃饭聊天,去年还专门给我过了生日。

这些都让我的痛苦感觉减轻了很多。

  刚进大学的时候,有一位老师讲课很受同学欢迎。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的课,我就会安心。 他讲课风趣、幽默,声音极富有感染力,还不时发表对当下社会的看法,都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想听的话题、想解的困惑。

  还有老师要我参加体育锻炼。

只要是能够理解我状况的老师,我都觉得欣慰,内心充满了感动。

很多很多老师对我的关怀和帮助,我都当做是救命之恩。

  同学的关心也让我感觉到温暖。

只是因为休学两次,我跟每一个年级的同学都没呆那么久。

最开始,同寝室有一位来自农村的同学,对我很关心,看病的时候她会陪我去。

班长等几个同学也特别关心我,我的第一个生日就是他们给我过的。

  我还认识了一些得抑郁症的人。

他们可就没有我这么幸运了,没有遇到开导他们的老师。 我想我是得益于专业优势,我们教育学院的老师,学过教育学、心理学,更加理解学生的处境。

  康复体验  从2007年到现在,六年过去了。

这六年里,我每天面临的压力,都是考试后遗症造成的。 对考试的无限恐惧以及农村孩子生存环境本身面临的压力,双重叠加在一起,让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严重摧残。

  在病痛中,我只想睡一个好觉,哪怕是清华北大我也不羡慕。

但是我也不甘放弃自己花了三年才考上的大学,无奈只能两度休学。   在健康和学业之间,我小心翼翼地把握着平衡。

说实话,我真的没有好好地学专业课,因为那时连看书都很难,写字多了都头疼,必须去床上睡会觉才能好点。 直到2012年年底,看书疲劳的症状才减轻了些。   大学课程很吃力地听,各科论文很吃力地写。

英语本来是我最喜欢的科目,也学得最好,但到了大学,因为病痛,我连四级都没有过。   考试压力造成这样的结果,我不是第一个。

经常在网上看到因高考压力大而跳楼自杀的,甚至小学生由于作业没做完也去自杀。

虽然这都是极端的例子,但也折射出当前教育的弊端。   我们不应该只是看重成绩分数,不应该只用考试来衡量一个人的前途。 但是现实如此,作为普通人的我又能如何?即使学了教育学又能做出多少改变?记得大一的时候我追着一位老师问,高考这么残酷为什么不取消?那时候我不能明白复杂的社会现实。   我常常想,如果没有考试压力,我的身体根本不会糟糕到那个样子,也不会万念俱灰。

如果不是靠着坚强的毅力,我可能真的就像那些跳楼自杀的同学一样,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我对死亡还是恐惧的,只是想到好死不如赖活着,慢慢等机会改变。

这也是病痛中很多老师安慰我的话,“相信自己会好起来的”。

  最后,我还是靠着各方面的努力基本恢复,但是浪费了多少时间、失去了多少机会!因为高中复读了两年,大学又休学了两年,我比应届毕业生要大三四岁。 这四年,本是一个人最美好的四年,我却在最痛苦中度过。

  我已经这样了,但是以后的孩子能不能比我过得快乐?我真心希望,学生在中学就全面健康地培养,而不是像我这样,到了大学才慢慢通过各种方法获得救赎。   我曾经在病痛中结识了很多病友,有很多是因为考试的压力,有些甚至在初中就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还有更多是高考成绩不理想导致。 考试压力害了多少孩子,我想教育部门更清楚这个数字。

好多人都已经对制度麻木了,实行什么样的制度似乎都与他无关。

  如何救赎?  我小学成绩优异,背负了家族的殷切期望,但内向的个性使得我远离同学。

从小学到初中,我都是在自觉认真学习,但因为的一次同学矛盾,让我感觉到只学习不交友的孤独的痛苦。   从高中开始,我对学习不再迷恋,转而热衷于交友,融入同辈群体。 这样的结果是高中三年成绩起伏不定,高考成绩不理想。 又经历了两年复读生活,无法承担压力,身心健康受到严重伤害;进入大学后无奈地两次休学,中断学业去寻求治疗。

最后通过家人、朋友和老师的帮助以及自我救赎,走出了抑郁症的泥潭。

  通过回顾个人成长历程,我不仅完成了一种自我救赎,也更加清楚地认识到:教育不是以牺牲学生的身心健康为代价,而是要能够让学生快乐健康地学习成长,这才是教育的终极目标。   这为我以后如果从事教育工作提供了经验教训,更希望能够引起相关教育管理部门的高度重视。 从我的案例中再次看到应试教育的弊端,看到农村学生的巨大压力。   如果这篇文章能给别人带来反省,能够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那么我所受的疾病痛苦,也能得到最好的安慰。

    【篇后语】本连载到此结束。

需要说明,本文完稿于作者大学毕业时,当时她并没有完全康复,也未能成功融入社会。 后来,她到北京做抑郁症公益,最近得知回到故乡,把家乡的柿饼、樱桃、山楂、小米、蜜桃等土特产卖到山外。

所以,她最新的网名叫“柿饼姑娘”。 她说,家乡的水土、方言、劳动对她都是疗愈,我们祝愿她的新事业能够成功。   本系列文章:  生命之重:我所经历的教育(之一)  生命之重:我所经历的教育(之二)  生命之重:我所经历的教育(之三)  生命之重:我所经历的教育(之四)  关于“渡过”  心理障碍患者互助康复社区  真实原创,知行合一,自渡渡人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本公号图片除注明外皆由张进所摄。 文字、图片版权均为作者和公号所有,未经同意禁止商业应用。

投稿信  更多内容,扫码关注文章标题:【连载】生命之重:我所经历的教育(之五)||渡过文章地址:http:///。

【连载】生命之重:我所经历的教育(之五)  渡过

(本文转载:)  ★、这个世界就这么不完美。你想得到些什么就不得不失去些什么。

  男女朋友逗比的对话之二货女友。本人女友叫唐某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