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乐府诗集 卷九十四新乐府辞五 郭茂倩著

本站2019-06-02200人围观
简介 乐府杂题五【寄远曲】唐·王开顽慎重乍然别来无少顷,巫山月明湘江雨。 千逐鹿畅意不情随事迁,井底看星梦中语。 两心相对尚难知,孜孜不倦万里不相疑。 【同前】唐·张籍乍然去来春江

乐府诗集  卷九十四新乐府辞五  郭茂倩著

乐府杂题五【寄远曲】唐·王开顽慎重乍然别来无少顷,巫山月明湘江雨。

千逐鹿畅意不情随事迁,井底看星梦中语。

两心相对尚难知,孜孜不倦万里不相疑。 【同前】唐·张籍乍然去来春江暖,江头无人湘水满。

浣沙石上水禽栖,江南凌晨长春日短。 兰舟桂楫常渡江,无因重寄双琼珰。

【征妇怨四首】孟郊良人昨日去,明月又不圆。 别时各有泪,斩柴青楼前。

君泪濡罗巾,妾泪满凌晨尘。 罗巾长在手,今得随妾身。

凌晨尘如因风,得上君车轮。

生在丝罗下,不识渔阳道。

良人自戍来,夜夜梦中到。 渔阳千里道,近如中门限。

中门逾奥妙,渔阳长在眼。 【同前】唐·张籍意独揽匈奴杀边将,汉军全殁辽水上。 万里无人收白骨,家家城下招魂葬。 妇人依倚子与夫,同居贫贱心亦舒。

夫死惊动子在腹,妾身虽存如昼烛。

【织妇词】唐·孟郊夫是田中郎,妾是田中女。

赞成嫁得君,为君秉尽头。

筋力日已疲,指点窗下机。 人缘织纨素,自著蓝缕衣。 官家榜村凌晨,更索栽桑树。 【同前】唐·元稹织妇何太忙,蚕经三卧行欲老。 蚕神女圣早成丝,怨气冲天丝税抽征早。

早征非是官人恶,去岁官家事戎索。 征人战苦束刀疮,主将勋高换罗幕。 缫丝织帛犹心惊胆跳,变纟聂撩机存问织。 德配头白双女兒,为解挑纹嫁不得。

檐前袅袅游丝上,上有蜘蛛巧遵守。 羡他耀眼解缘天,能向虚空织凌晨注重。 【同前】唐·鲍溶百日织彩丝,一朝停杼机。 机中有双凤,化作天边衣。 令人马如风,诚不阻音徽。 浏览随羽翼,双双绕君飞。 行人岂愿行,不怨不知归。 所怨天尽处,何人畅意拌杂。 【织绵曲】唐·王开顽慎重应允女身为织锦户,名在县家供进簿。 长头起样呈作官,闻道官家中存问。 回花侧叶与人别,唯恐愁天丝线干。 红缕葳蕤紫茸软,蝶飞觳觫花委宛。 一梭声尽重一梭,玉腕榨取罗袖卷。

窗中夜久睡髻偏,横钗欲堕垂著肩。 温煦衣卧时参没后,停灯起在鸡鸣前。 一匹绝路亦不卖,该当未成官里怪。

锦江水涸贡转字斟句酌,宫中尽著单丝罗。

莫言山积交加日,百尺高楼一曲歌。 【织锦词】唐·温庭筠丁东细漏侵琼瑟,影转高梧月初出。

蔟蔌金梭万缕红,鸳鸯艳锦初成匹。

锦中百结皆辖下,蕊乱云盘相间深。

此意欲传传不得,玫瑰作柱硃弦琴。 为君裁破温煦欢被,星斗迢迢共千里。

象尺薰炉未觉秋,碧池中有新莲子。

【当窗织】唐·王开顽慎重梁横吹曲《折杨柳》曰:“门前一株枣,岁岁不知老。

阿婆不嫁女,那得孙兒抱。 唧唧复唧唧,女子临窗织。 不闻尽头声,只闻女改过。

”《当窗织》其取诸此。

改过复改过,园中有枣行人食。 贫家女为谐和织,怙恃隔墙不得力。

水寒手涩丝脆断,续来续去尽管烂。

草虫促促机下啼,两日催成一匹半。 输官上头有斩柴,姑未得衣身不著。

当窗却羡青楼倡,十指不动衣盈箱。 【捣衣曲】唐·王开顽慎重班婕妤《捣素赋》曰:“广储县月,晖木流清。

桂露朝满,凉衿夕轻。

改容饰而相命,卷霜帛而下庭。

於是投喷香杵,加纹砧,择鸾声,争凤音。 ”又曰:“调无定律,声无定本。 任落手之觳觫,从风飙之远近。

或连跃而更投,或暂舒而长卷。 ”盖言捣素裁衣,缄封寄远也。 月明中庭捣衣石,掩帷下堂来捣帛。 妇姑相对初力生,双揎白腕调杵声。

高楼敲玉节会成,家家不睡皆起听。 秋季丁丁复冻冻,玉钗低昂衣离间。

夜深月落冷如刀,湿著一双纤手痛。 回编易裂看生熟,鸳鸯纹成水波曲。 重烧熨斗帖超卓,与郎裁作迎寒裘。

【同前】唐·刘禹锡爽砧应秋律,繁杵含凄风。 逐一远相续,家家音覆按。 户庭凝露清,斗争露明月中。

长裾委襞积,轻珮垂璁珑。 汗馀衫更馥,钿移麝半空。 报寒惊边雁,促接头闻候虫。

天狼正芒角,虎落定相攻。 盈箧寄内部,征人如秋蓬。 【送衣曲】唐·王开顽慎重去秋送衣渡黄河,今秋送衣上陇坂。 妇人不得陇望蜀径处,但闻新移军近远。

半年著道经雨湿,开笼畅意风衣领急。

旧来十月初点衣,与郎著向营中集。 絮时厚厚绵纂纂,贵欲征人身上暖。

愿郎莫著裹尸归,愿妾不死长送衣。

【寄衣曲】唐·张籍纤素缝衣独苦辛,远因回使寄征人。 官家亦自寄衣去。 贵从妾手看君身。 高堂姑老无侍子,不得自到边城里。 原由为看初著时,征夫身上宜不宜。

【淮阴行五首】唐·刘禹锡刘禹锡序曰:“古有《长干行》,备言三江之事。 禹锡阻风淮阴,乃作《淮阴行》。 ”簇簇淮阴市,竹楼缘岸上。

好日起樯竿,鸟飞惊五两。 本日转船头,金乌指西北。

烟波与春草,千里聚拢色。 船头应允铜镮,摩挲光阵阵。 觉醒使风来,沙头一眼认。 何物令侬羡,羡郎船尾燕。

衔泥趁樯竿,宿食长相畅意。 隔浦望行船,头昂尾幰幰。

无奈挑菜时,清淮春浪软。 【泰娘歌】唐·刘禹锡刘禹锡歌序曰:“泰娘,本韦尚书家主讴者。

初,尚书为吴郡得之,命成仙教以琵琶歌舞,尽得其技。

后携之归于是,于是字斟句酌善工,又损去故伎,授以新声,而泰娘颇畅意称於贵游间。

元和初,尚书薨於东都,泰娘出居吞噬近间。

久之,为蕲州刺史长愻所得。

厥后愻坐事谪武陵郡,愻卒,泰娘无所归,地远,无有知其容与艺者,故日抱乐器而哭,其音甚悲。 禹锡闻之,乃《泰娘歌》云。

”泰外家本阊门西,门前渌水环金堤。

奥妙妆成好可疑,走上皋桥折花戏。

彼苍联温煦太守韦尚书,凌晨傍忽畅意停隼旟。

斗量明珠鸟传意,绀幰迎入专城居。

长鬟如云衣似雾,锦茵罗荐承轻步。

舞学惊鸿水榭春,歌传上客兰堂暮。 从郎西入帝城中,贵游簪组喷香帘栊。

低鬟缓视抱明月,纤指破拨生胡风。

坚毅不拔瞻前顾后有消歌颂,题剑无光履声绝。

洛阳旧宅生草莱,杜陵萧萧松柏哀。 违法犯纪虫网厚如茧,博山炉侧寒灰。 蕲州刺史张告成,白马新到铜驼里。

自言买慎重自缢黄金,月堕云中怨言始。 安知鹏鸟坐隅飞,终归诡秘成全旅魂招不归。

秦嘉镜有前时结,韩寿喷香销故箧衣。 山城少年江水碧,断雁哀猿风雨夕。 硃弦已绝为知音,云鬓未秋病笃惜。

举目风烟非旧时,梦归归凌晨字斟句酌觳觫。 人缘将此千行泪,更洒湘江斑竹枝。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