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第九百六十五章 夜 转码阅读

本站2019-07-214人围观
简介 借城池?陈硕愣住了。 “借什么城池?”他听到自己在问。 智牙师显然早有准备,一抬手,手下当即便捧上了一张舆图,自边境起算,向大楚延伸的五座城池都被圈了起来。

第九百六十五章 夜 转码阅读

  借城池?陈硕愣住了。   “借什么城池?”他听到自己在问。   智牙师显然早有准备,一抬手,手下当即便捧上了一张舆图,自边境起算,向大楚延伸的五座城池都被圈了起来。

  “也不要什么大城池,就这五座好了。 我们可以签订契书,到期必定归还。 ”智牙师道,“当然借也不是白借,你们陛下同那陈善逆贼打仗,我们可以出兵助你们的。 陈大人,你不妨算算,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陈硕怔了一怔,打了个酒嗝,半晌之后,又问:“我们借你五座城池?你出兵助我们打陈善?”  智牙师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总不能白占你们的便宜,对不对?”  陈硕扶着额头想了想,点了点头。   夜寒风疾,一个官差从帐内走了出来,凉风吹来,染上几分醉意的头脑也清醒了不少,听着帐内传来的笑声,他握紧了腰间的佩刀,向暗处走去。   早有人在暗中准备妥当了。

  “陈硕那酸儒呢?”有官差见他一人出来,颇为不解,“不是跟他说让他趁着席上那劳什子单于高兴,提出见一见晋王殿下的事?”  “他快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官差恨恨道,“算了,莫要理会他了,我们动手吧!杀了李利,事情一成便好了。

”  其中一个官差道:“这单于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口中说着学习礼仪之邦,内里却在纠集兵马,他匈奴能跟他抢的人都死光了,陈善和我大楚在打仗,哪个有功夫理会匈奴?他却暗中集结兵马,显然是虎狼之心在侧。 ”  “我们现在别的也做不了。

”那官差道,“正好他纠集人马,现在巡逻守卫正是松散之时,李利一死,我们便走,马匹我已经准备好了。 ”  他们留在这里有半个多月了,李利的营帐在哪里早就摸清楚了。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有人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官差回头,见是李利身边的那几个文士,不由松了口气,道:“正准备过去呢!”  “快一些吧!”那几个文士神色肃穆的催促道,“那群匈奴守卫轮换只有一盏茶时间的空隙,赶紧杀了那个跟单于称兄道弟的,我们今晚就走!”  官差点头,道:“马匹已备好,就在营门外右拐处的树林里,都是千里挑一的好马,两个时辰便能入我大楚境内,你们先走!”  那几个文士道了声“小心”,转身离开了。

  ……  这么多人杀一个李利按理说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那些官差亦是这么以为的,当砍倒营帐门口的两个匈奴武士,冲进帐内的时候,他们对上的正是独自坐在营帐内的李利。   对上他们,李利不怒反笑,指着他们骂道:“我义兄同我说你们这些人名为出使,实为暗杀我还不信,如此看来果真叫我义兄猜对了。 ”  堂堂大楚晋王与匈奴单于称兄道弟,这若非亲眼所见,真是叫人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好一个口口声称义兄,既然如此,同你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长刀出鞘。   “来人!”既然早已猜到他们这些人是为了刺杀,李利自然不可能全然没有准备,一声“来人”便有脚步声自四面八方传来。   “中计了!”官差既惊奇且怒,手中刀刃在夜色里发出幽幽的寒光,“跟他们拼了!”  火把交错,刀光血影中,李利不住地喊叫着。

  “快!快保护我!”  “我是你们单于的义弟!”  ……  有匈奴武士怔了一怔,正要伸手将他拉到身后,便听身旁的武士用匈奴话说了一句。

那匈奴武士闻言便翻了个白眼,伸脚将李利踢到一旁,继续跟那些官差厮杀了起来。   并非所有人都听不懂匈奴话的,这些官差打扮的死士中就有听得懂匈奴话的,那句话是说:单于连亲弟都杀更何况是义弟?理这孬种作甚?  丢了大楚人的身份,不要脸皮,就当真以为对方看得起你了?简直可笑!  刀剑砍倒的火把掉落在地,营帐烧了起来,火光中烟尘滚滚,李利弓着身子缩到了一旁。

他们是死士,来时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能离开是幸事,不能离开也不会惧,只是这个人……他们的目光扫过躲在墙角滑稽可笑的李利,这个人绝对不能放过!  冲天火光中,有一柄大刀杀出一条血路,一路来到李利面前,夹杂着惶惶尖叫的声音,大刀兜头劈下的瞬间,胸前一凉,一柄匈奴人惯用的弯刀刺破胸膛,在世界陷入黑暗的那一刹那,感受到溅在身上的血以及面前李利不可置信倒下去的神情,大刀的主人闭上了眼睛。   任务完成了,厮杀却还在继续,还好让那几个文士先走一步了,他们今日是一个也走不了了。   ……  营帐内陈硕趴在桌案上,口中呢喃“圣人在时也未必能遇良主,陈某便是怀才不遇……”  帐门被掀了起来,凉风伴随着浓重的血腥气涌入帐内。   两个匈奴武士走进来禀报:“单于,李利身边的几个文士逃了,那些武人都清理完了,还有……您的义弟死了。 ”  “那真是可惜,我与他还当真是一见如故。 ”智牙师唏嘘了两声,神情却不见半点伤痛,而后一招手,“好在他还留了后,你们且去将我义弟的孩子带过来。

”  两个匈奴武士应声离去,不过片刻便抱进来一个襁褓里的孩子。

  智牙师抱着那个孩子,走到陈硕面前,拿起他桌案前的酒盏,在手中停了片刻,一下子泼了上去。

  虽说不过区区一杯酒,但此时陈硕还未完全睡去,昏昏沉沉间头脑一凉,瞬间清醒了一些,扶着阵痛的额头看向眼前站着的智牙师以及……他怀里的孩子。   见他醒了,智牙师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道:“陈大人,方才传来消息,我义弟遇刺身亡了。

”  那么快?他不过喝个酒的功夫啊!那群武夫连商量都不跟他商量一声?陈硕怔了怔,顾不得问智牙师抱着个孩子做什么,忙问:“我的那些护卫呢?”  “就是那些护卫下的手。

”智牙师叹道,“还好被巡逻的武士看到了,已将他们就地正法了。

”  这下,原本半醒的陈硕彻底清醒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