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课外阅读《系在风筝线上的童年》 、《一棵小桃树》、《粽子里的乡愁》……-综合信息

本站2019-07-255人围观
简介 系在风筝线上的童年时令正是仲春。 大地挣脱了冬的纠缠,不觉之中已经泛出几分淡淡的鹅黄的绿意。 仰望晴空,偶见数点风筝,袅袅娜娜地飘挂天际,使我蓦然忆起“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

课外阅读《系在风筝线上的童年》 、《一棵小桃树》、《粽子里的乡愁》……-综合信息

系在风筝线上的童年时令正是仲春。

大地挣脱了冬的纠缠,不觉之中已经泛出几分淡淡的鹅黄的绿意。

仰望晴空,偶见数点风筝,袅袅娜娜地飘挂天际,使我蓦然忆起“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正是放风筝的好时光。

瞩望那长长的轻轻抖动的风筝线,竟丝丝缕缕牵出了我的童年。

在乡下,三月的剪剪轻风还残留着冬的料峭。 我们这些颠跑在蓊郁麦田里的孩子,摔打惯了,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冷的。 何况又常把嬉笑系在风筝线上,即便有些寒意,也早被如火的童心熔化掉,让野气的笑声赶跑了。 人们都说,男孩子手笨,女孩子手巧。

可是不是吹,我们男孩子虽未能绣出花团锦簇的衣冠,却从手中飞出过巧夺天工的风筝。

嗨,做风筝可不像女孩子学针线,有的是时间,有的是专人指教。 我们男孩子可整天像贼撵一般忙的脚不沾地。

常常趁放学之后的间隙,三五个凑在一处无人知晓的角隅,或干脆跑到野外去,因为家里的大人是不让我们摆弄风筝的。 我们偷偷找来竹篾,要那种绿皮的,有韧性的,犹如女孩子绣花挑线一般仔细。 把竹子放到火堆上烤了,再弯成弓似的和轱辘似的几何形状,拼在一起,悉心用细绳子细线系好,就变成了形态各异的风筝骨架。 然后,几颗小脑袋抵在一处,唧唧喳喳商量一阵,就各出心裁地用彩笔在糊好的桑皮纸上勾勒一通,便给他们穿上了斑斓的衣衫,完全可以与女孩子织成的锦绣相媲美。 然后用大团大团的作放线,一头儿系在风筝上,一头儿缠在一个线拐子上。 这些线来的可不容易呢,是我们这些“男子汉”低三下四、求爷告奶,甚至向小姑娘一连串喊上十声“好姐姐”才弄到手的。 好了,抬起你因做风筝而勾得酸了的头,开始放吧。

喝!风筝!全是风筝!这些大大小小造型生动的风筝,从辽阔的麦田里,迤逦的大道旁,潋滟的堤塘边冉冉升起——被底下幼稚的欢声笑语吹着,腾腾的热气捧着,悠悠飞向空中,去亲吻白云。

好似争艳的奇葩,挂彩的气球。

我们的心醉了。 更叫绝的要数晚上。

皓月高悬中天,大地一片静谧。 夜色朦胧。

我们几个小伙伴偷偷溜出来一叽咕,便带了心爱的风筝到村头田边——但不去有坟茔的地方,虽说不怕,可终究有些煞风景。 风筝纸是涂了闪金光的东西,还要想法把一段蜡头或一捻沾了油的棉絮系在尾巴上,放飞时一点燃便像飞机尾翼上的信号灯一样闪烁。

这通常极难放。

因野外有风,蜡烛又不顶风,所以总是熄灭。 但是,偶有成功的时候,那风筝放起来就别有情趣,“信号灯”明灭闪烁,随风筝飘飘洒洒,也把一颗颗童心送上神秘的高空,如醉如痴。

风筝也有赌气的时候。 有时候明明飞起来了,却偏偏任你如何摆布它总要往地上栽。

这时的小伙伴们绝不会张飞似的环眼圆睁,一脚踏翻它的。 大家总是小心翼翼地检查一番,找出毛病,对症下药。

随着欢呼声,风筝重又飘然升起。

放到得意处,猛不防风筝也会断线,摇头晃脑地越飘越远。 我们拉着断了的风筝线,不胜惋惜……韶光如流。 虽说童年已经悄然离去,可风筝的这根若有若无的线,却每每牵着我的童年,使我常常捡回那逐渐远去的记忆。

啊,我的鹅黄色的童年!思考:1.第一段描写仲春的景色,有什么作用?2.谈谈你对第⑧段画线句含义的理解。

3.为什么说“我”的童年是“鹅黄色”的?忆儿时(节选)林海音我的生活兴趣很广泛,也很平凡。 我喜欢热闹,怕寂寞,从小就爱往人群里钻。

记得小时候在北平的夏天晚上,搬个小板凳挤在大人群里听鬼故事,越听越怕,越怕越要听。

猛一回头,看见黑黝黝的夹竹桃花盆里,小猫正在捉壁虎,不禁吓得呀呀乱叫。 但是把板凳往前挪挪,仍然怂恿着大人讲下去。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北平有一种穿街绕巷的“唱话匣子的”,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也是在夏季,每天晚饭后,抹抹嘴,急忙跑到大门外去张望。

先是卖晚香玉的来了。 用晚香玉串成美丽的大花篮,一根长竹竿上挂着五六只,妇女们喜欢买来挂在卧室里,晚上满室生香。 再过一会儿,“换电灯泡儿的”又过来了。 他背着一个匣子,里面是新新旧旧的电灯泡。

拿家里断了丝的旧灯泡,贴几个钱,跟他换新的。 我一直不明白,他拿了旧灯泡去做什么用。

然后,我最盼望的“唱话匣子的”来了!他背着“话匣子”(后来改叫留声机,现在要叫电唱机了),提着大喇叭。

我看见了,就飞跑进家,一定要求母亲叫他进来。

母亲搅不过我,总会依了我。

只要母亲一答应,我又拔脚飞跑出去,还没跑出大门就喊:“唱话匣子的!别走!别走!”其实那个“唱话匣子的”,看见我跑进家去,当然就会在门口等着,不得到结果,他是不会走掉的。

讲价钱的时候,门口围上一群邻居小朋友,他们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

讲好价钱进来,围着的人,就会挨挨蹭蹭地跟进来,北平的土话叫做“听蹭儿”,就是不花钱听戏的意思。

“唱话匣子的”,把那大喇叭装在话匣子上,然后摆上百代公司的唱片,把弦摇紧,唱片转动了,先是那句开场白:“百代公司特请梅兰芳老板唱《宇宙锋》。

”金刚钻的针头在该退休的唱片上,磨擦出吱吱扭扭的声音,刺刺啦啦地唱起来了,有时像猫叫,有时像破锣。

如果碰到新到的唱片,还要加价呢!因为是熟主顾,最后总会饶上一张《洋人大笑》的唱片,还没开转呢,大家就笑了,等到真正洋人大笑时,大伙儿笑得更凶了,乱哄哄的,唱片里,唱片外,笑成一片了。

母亲时代的儿童教育和我们现在不同,比如,妈妈那时候交给张妈一块钱,叫她带我们小孩儿到“城南游艺园”去,就可以消磨一整天和一整晚。 没有人说这是不合理的,因为那时候的母亲,不太注重“不要带儿童到公共场所”的说法。

游艺园里面什么娱乐都有,你可以听文明戏《锯碗丁》《春阿氏》,你可以听京戏《梅玉配》《狸猫换太子》,也可以去看穿着燕尾服的魔术师“变戏法儿”,看扎着长辫子的大姑娘唱大鼓,看露天电影场正演着的《空谷兰》《火烧红莲寺》。

大戏场里是男女分座的,有时观众忽然叫“好”,原来“扔手巾把儿的”,正把一束热腾腾的湿毛巾扔到楼上去,扔得美,接得准,难怪要叫“好”了。

大戏总是最后散场,已经夜半,雇洋车回家,刚上车就倒在大人的膝头上睡着了。

可是那时候大人真怪,总是推摇着你,不许你睡觉,而且说:“别睡!快到家了!”后来,我问母亲:“为什么不许困得要命的小孩儿睡觉?”母亲说:“一来怕着凉,二来怕睡得魂儿回不了家啊!”我所记忆的童年生活,都是热闹而幸福的,是真正的快乐,无忧无虑,不折不扣的快乐。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