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陆帕:我很讨厌一个故事被讲得太快

本站2019-05-2657人围观
简介 米兰·昆德拉认为,陆帕与欧洲知识分子及小说传统的密切关系,让他欣然承受欧洲小说独特文体的洗练,进而将剧场也带进小说的世界里,对人生进行无尽的探索。 陆帕对德语和俄语文学经典有着众所周

  米兰·昆德拉认为,陆帕与欧洲知识分子及小说传统的密切关系,让他欣然承受欧洲小说独特文体的洗练,进而将剧场也带进小说的世界里,对人生进行无尽的探索。 陆帕对德语和俄语文学经典有着众所周知的偏好,他的改编对象包括伯恩哈德、里尔克、穆齐尔、库宾、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诃夫等人。 相比直接采用戏剧剧本演出,陆帕更钟情于小说改编,理由是“我喜欢看小说而不喜欢看剧本”。

陆帕认为,剧作家更关注演出效果而非作品本身,小说却可包罗万象。

他曾在采访中表示,伯恩哈德的小说《消除》是其文学上的一座“巴别塔”,“我能用这部文本做出十个完全不同的戏”。

陆帕也被认为是伯恩哈德的最佳诠释者,迄今为止,他已将六部伯恩哈德作品搬上舞台,甚至连剧中男主角所穿的鞋子、坐的椅子都是伯恩哈德家人提供的作家的遗物。 伯恩哈德式的语言连篇累牍、循环往复,陆帕要与演员们一起工作,“找出躲在书里的对话”,通过不间断的即兴演出,找到每个角色所说的话。 许多作品由小说改编,平均每部戏要排四个月,如此体量大约也解释了为何陆帕的戏剧经常“超时”。

陆帕:我很讨厌一个故事被讲得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