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男同志间的肛交并不如我们想的普遍?

本站2019-05-20189人围观
简介 4.请根据文段所给情景,展开想象,补充对话。 在一片沼泽地里,农民特意种植了芦苇,打算在秋天收割编成苇席。在芦苇丛里有一根竹子,这根竹子向旁边的芦苇抱怨说:芦苇却笑笑说:果然,过了几天,

  4.请根据文段所给情景,展开想象,补充对话。  在一片沼泽地里,农民特意种植了芦苇,打算在秋天收割编成苇席。在芦苇丛里有一根竹子,这根竹子向旁边的芦苇抱怨说:芦苇却笑笑说:果然,过了几天,农民把这根多余的竹子给拔掉了。

  汇报:前、后同学位置的“数对”的第个数字不变第个数字变了因为列不变行变了左、右同学位置的“数对”第个数字变了第个数字不变因为列变了行不变。()出示()、()学生起立。提问:这两个数对有什么相同点?(都由数字、组成)有什么不同点?(两个数字、组成顺序不一样,表示的位置也不一样)()依次出示(x)、(y)、(xy)学生起立。指起立的学生提问:你为什么起立?是怎么想的?三、活学活用拓展思维、游戏()根据“数对”猜朋友。

男同志间的肛交并不如我们想的普遍?

上星期六,我的一位年轻朋友在华盛顿特区度假,他在上午三点时联络我。 在又醉又心烦的状态下,告诉我他酒后的勾搭变得很糟糕。 因为消化问题,我没办法当bottom,他说,但只要有男人要我当top,我就会很紧张又软掉。 他花了一小时在哭泣,并为他看似无能肛交而感到自责。

我完全懂他的感受事实上,这几乎是我整段二十多岁的日子而我试图安抚他,因为正与他的信念相反,他不是个怪胎或失败者。 许多我在美国的LGBTQ会议遇见的年轻男子也都不是很热衷于肛交,而且他们大多都因为这样觉得自己像个怪人。

为何他们有如此的感觉,其实并不难懂:美国(和大部分的世界)缺乏涵括LGBTQ的性教育,所以我们大多都透过色情片学习性交,而多数的色情片都包含了同性的肛交场面。 这点,与男同志社群对于男人究竟是top或bottom的无尽痴迷相结合,导致了一种,大多数的男同志和双性恋男都享受肛交的感觉。

而正是在这时候,我想起了由乔治梅森大学(GeorgeMasonUniversity)在几年前所执行的一项研究。 那是一场线上调查,询问了全美国将近25,000名年龄从18到超过60岁的男同志和双性恋男的性生活这是这类研究中最大的一个。

其结果显示,不管在任何年龄,只有大约35%(或更少)的男人实际上进行肛交。

让我重复一次:只有35%的男同志和双性恋男喜欢肛交。

(注一)如果你不喜欢肛交,你并不是少数,你是多数。 这些不喜欢肛交的人甚至有个俗称:他们不是top、不是bottom,他们是side。 这场研究显示,大多数的男人(大约7075%)喜欢亲吻,口交和相互手淫。 你可以依你的喜好(onyourside)亲吻、口交或手淫。 Side。 让它发生。

无论如何,当我向年长的男友提及这件事,他说:什么??不可能。

那些人被低估了,也许是因为恐同污名,或附属于肛交的HIV恐惧。

他假定,因为最近有更多人进行暴露前预防性投药(PrEP)一种防止HIV的强效药物热衷于肛交的人数可能比报告来的更多。 所以,为了找到答案,我与在德州普莱诺TheMontfortGroup服务的心理/性治疗师LeeKinsey博士进行了谈话,他主要的工作是处理挣扎中的同性与异性恋关系,并达到有意义且欢愉的性爱。

为什么没有更多的男同志或双性恋男进行肛交?我想那些数字可能是对的,Kinsey说,肛交一直以来都由我们的文化过分的视为追求的目标,他继续说道:我多数的男同志客户都没有大量的进行肛交。

这原因有很多。

确实,与肛门穿插所连结的,对于疾病的惧怕和羞耻是阻止男同志进行肛交的因素,他说。 但那些事只促成了我认为那么多人不进行肛交的真正原因他们并不享受它。

Kinsey解释,好的肛交是很复杂的。

有许多的因素使它成为一段令人享受的经验,他如此说道。 而惧怕、羞耻、罪恶的压力,以及进行肛交的压力都能使它难以承受。

因为基本上,这个国家没有性教育,特别是对于男同志和双性恋男,我们没有被教导如何进行一场好的肛交。

Kinsey仔细的看过乔治梅森大学的研究并指出,报告上较年长的男人,在同性肛交中正经历极度欢愉的,比40岁以下的男人多出了1520%。

他们有时间去搞清楚,他说。

他也指出了在参与的男同志中,上一场肛交过程里显示为很少发生疼痛至没有发生疼痛的人。

那两个资料点强烈地指出这35%的人有让肛交对他们来说更容易的东西,他说,我赌这东西是知识。 Kinsey与他的客户花了许多时间来帮助他们理解,通往一场好肛交的路上所有的阻碍。

大多数的时间他必须帮助他们理解身体如何运作,以及持续地享受肛交所需要的是什么。

尽管他乐于看见这份研究在PrEP使用更为广泛的现况中再做一次,但他仍想像,在肛交上的任何增加都是微幅的,因为PrEP不会影响某个东西插入你屁股时究竟会不会痛。 若不是肛交,同性的性爱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如果同性的性爱不总是关于肛门,那男同志和双性恋男在他们的性爱中真正在找寻的是什么?我问Kinsey。 他说,如果他要在达拉斯的同志脱衣舞厅选一个闲晃的男人,且可以得到关于他们在性爱中真正在找寻的东西的真实答案,他们会说出像是自由、连结、丢失寂寞、丢失痛苦、自我尊重和来自伴侣的尊重、基于安全的欢愉……等台词。 某些读者可能会翻白眼他说。

但他继续:即使是天天幻想上某人或被某人所上的人,当他们对我真正的诚实,他们会发现这个幻想实际上根植于深层的自由欲望。 『我希望能够放开自我,在欢愉中失去自我,并处在某个强壮到可以抓住我的臂弯里,强壮到可以带上我。

』那感觉是如此的重要且难以偶然达到。 我们大多都需要被教导如何在性爱中达到这些。

简短而言,如果你正为了不喜欢肛交这件事而挣扎,Kinsey说,你是正常的!那么,你为什么不喜欢肛交呢?崇拜肛交并将其作为最终行为的性爱,是很无聊的。

就这样。 他提醒人们还有许多可以让性更有趣、好玩和欢愉的事物,而他鼓励大家去做他们想做的事。 他建议找到一个方法,允许你自己去做自己并探索自己的幻想,即使他们不再关于肛门。

如果你现在不享受肛交但却想要享受的话?对那些真的想要享受肛交的人,Kinsey建议要先记住,所有身体都是不同的。 他说,某些人会发现肛交有极大的快感,单纯只是因为前列腺的位置、大小和他们肛管的长度。

虽然他相信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学习毫无痛苦的当bottom,他仍追述:你需要理解:性,总的来说是复杂的。 特别是欢愉的肛交会强烈的受心理和生理因素影响,而这些因素是你必须为自己而理解的。 许多线上指南都有提供肛交的建议,但Kinsey说,人们必须忽视任何推荐药物或其他忽视你感受的肛交建议。

他说,对大多数的男同志而言,最大的障碍通常是耐心。

『对自己有耐心』这件事,以及/或者去寻找某个不会对『我需要搞懂某些事』这种话有负面反应的性爱对象,对男同志和双性恋男来说有障碍。

他继续说道:top和bottom两者都需要处理表现焦虑(performanceanxiety)、惧怕、污名和任何其他的羞耻或罪恶感。

那都需要时间和安全性。

有点耐心。

最后,他说:我会告诉任何愿意聆听的人,性是一段有情感的过程。 不管你喜不喜欢,情感并不会因为你决定来一场没有感情的性爱而不存在。

没有这种东西。 好的性爱是可以考量你的感受并知道如何处理它们的。 这并不表示每一场性爱都必须是浪漫或充满爱的,而是每一个性伴侣都应该知道在不论什么感受出现时,如何帮助他们自己和伴侣。

那通常是非常高的标准,但却是可能的。

当你学习到如何聆听你的想法、心和身体,性欢愉会到来不论它是否关于肛门。 当我提到色情片,他说:色情片是很荒谬的。

我的意思是,拜托,没有人在真实生活中像那样被上,特别是在没有准备或前戏的状况下。 在真实生活中像色情片一样被上是可能的吗?是的。

但色情片并不会告诉你,让你的身体为那种玩乐所做的准备需要什么。

他希望色情片会如此。

他说,某处的发行商需要制作一部性教育影片,单单基于色情片演员自己在准备时所做的事。

这样我们都会学到很多。 *本文译自HornetApp的文章ItTurnsOutAnalSexIsntasPopularAmongGayMenasWeThought,若有侵权请告知,将主动撤下。 注一:这份统计研究的有效性及范围非常值得商榷(从参与者有%为白人就可看出端倪),但这并不是我之所以翻译这篇文章的原因和重点。

我想关注的是,男同志文化中对于肛交这件事的预设,还有似乎持续被忽视的不喜肛交者,及其碰上的困境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