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00847 对赌协议(第七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3130人围观
简介 “你擅长哪个距离的?”亚米拉问道。 “我擅长全部的,你哪怕叫个铁人三项的人来,我也赢给你看。 ”铁人三项也是有游泳的,而且是超长距离的,公里。 亚米拉觉得陈曌是在嘴犟,他可能

00847 对赌协议(第七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你擅长哪个距离的?”亚米拉问道。 “我擅长全部的,你哪怕叫个铁人三项的人来,我也赢给你看。 ”铁人三项也是有游泳的,而且是超长距离的,公里。

亚米拉觉得陈曌是在嘴犟,他可能是觉得自己找不到职业运动员吧。 “你说任何游泳项目?你觉得自己能够战胜任何人?”“当然。

”陈曌不以为然的说道:“如果你愿意每一场比赛都支付一百万美元的话,你找几个人来,我就比几场比赛。 ”“亚米拉姐姐,不要和陈比了,你是赢不了陈的。

”伊芙蕾连忙说道。

如果只是一百万美元,被陈曌赢走也就算了。

可是如果亚米拉真的答应了陈曌的要求,那恐怕赢的就不是一百万美元了。

别人不知道,伊芙蕾可是非常清楚陈曌的实力。

只是,她这么一说,亚米拉就更不服气了。 “那就是说,我拉过来一整支的游泳队,你都能战胜?”“我输一场比赛,都算我输。 ”“那么如果你输了,怎么办?”“我输一场,我也出一百万美元好了。 ”陈曌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

”亚米拉心中冷笑,一定要把你骗去的钱全部吐出来:“你敢做公证吗?”“可以啊,只要你做公证,我就做公证。

”陈曌说道。

“自由泳、蛙泳、蝶泳、仰泳、混合泳,你都敢接受?”亚米拉打定主意了,一定要让陈曌倾家荡产。

既然陈曌敢骗到她的闺蜜身上,那么自己也没理由放过他。

“可以,我不介意多赚一点钱。 ”陈曌淡然说道:“只要你支付的起,你想比几场,就比几场。 ”“你一个人,要在一天的时间里,进行那么多场比赛,你确定吗?”亚米拉问道。 “我很确定。

”伊芙蕾捂着脸:“亚米拉姐姐,你要不再考虑一下?”“伊芙蕾,我拉来的是国家游泳队的,他们最近正好在洛杉矶集训,我找不到他们会输的可能性。 ”亚米拉看向陈曌:“只要他不会吓的尿裤子就好。 ”“这样吧,只要是两百米和两百米以上的比赛,我最少让五十米。 ”伊芙蕾瞪大眼睛看着陈曌,她没想到陈曌这么狂。

美国国家游泳队,那里面可是有好几个都是世界纪录保持着。

你还要让着他们最少五十米?伊芙蕾知道陈曌的实力很强……不,应该是非常的可怕。

她也知道,当初陈曌在加州大学运动会期间,曾经几次让着别人。

可是当时让的都是女学生,或者是二三线的运动员。

这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你现在面对的可是国家队的运动员,那可是绝对的国际一流水平。

骗子的特征是什么?那就是不切实际的吹。 为了鼓吹自己的实力有多强,完全不切实际的吹起来。

先不说多少场的连续比赛,单是让五十米,在亚米拉看来就是无知的表现。

她虽然不是运动员,可是她也知道,与世界级乃至国家级的运动员比赛,十米的距离都是决定性的距离了。 两百米的赛道,让五十米?你以为你是超人吗?“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 ”“那么我找公证来,是否也能写进公证里?”“当然。

”亚米拉说着就去打电话了。 伊芙蕾看了眼陈曌:“你有把握吗?亚米拉姐姐找来的,绝对不是普通角色,她可以轻易的拉来国家队,哪怕不在洛杉矶,她也有办法在一天之内把国家队集齐。 ”“有人给我送钞票,你觉得我有拒绝的理由吗?”“到时候可不要输的倾家荡产了。 ”伊芙蕾对陈曌还是很关心的。 如果是常规比赛,她相信陈曌能胜利。 可是如果是两百米以上的距离让五十米的话,那就太自大了。 不到二十分钟,公证员就来了。 陈曌都怀疑,这个公证员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

“亚米拉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吗?”亚米拉看了眼陈曌,然后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公证员满脸的愕然,转头看向陈曌:“亚米拉小姐,你确定没有搞错吗?”“当然,有人要给我送钱,我为什么要拒绝。

”公证员看着陈曌:“先生,你也确定吗?或者是有什么细节要更改的?”“没有吧。

”公证员眼中露出几分轻蔑,眼前这个亚洲人要挑战美国游泳国家队?而且还要让分的,这是看不起我们美国国家队吧?事实上伊芙蕾也是美国国家游泳队的。 只是,现在她对陈曌也没什么信心。 毕竟陈曌的话太满了,甚至已经到了狂妄的地步。

公证员很快就拟好了对赌协议:“那么请两位签字吧。

”他既然来了,那么就代表这份对赌协议是具有法律效用的。 陈曌和亚米拉都签上自己的大名,公证员也把自己的名字签上。 这份对赌协议正式生效。 没过多久,游泳队的人就来了。 “叔叔。

”亚米拉直接与教练抱了抱。 “亲爱的,你说有人想挑战我的孩子们吗?”亚米拉指向陈曌:“就是那家伙。 ”“他是游哪个项目的?”“他说他是全能,而且他能一个人将整个游泳队挑翻。 ”“年轻人,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陈曌正慵懒的坐在长板凳上,还在吃着水果:“知道,我在赚钱。 ”“什么意思?”教练显然有点搞不明白。

亚米拉凑到教练的耳畔说了几句话。 教练看向陈曌:“小子,你太狂妄了。

”他对陈曌的称呼已经从年轻人直接变成了小子。 显然,他已经对陈曌相当的不满了。

两百米或者两百米以上,直接让五十米?这完全是对他的队员的一种侮辱。 “我不需要你让,只要你能赢他们任何一个,都算我输。 ”教练冷冷的说道。 教练虽然这么说,可是他的话可不算数。

毕竟和陈曌对赌的可不是他,而是亚米拉。 “你们都听到了吗?如果你们谁输掉了比赛,那么就给我滚出国家队。

”教练喝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