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第五十章 喧宾夺主? 学生如何弘扬传统文化

本站2019-07-0396人围观
简介 “贤亲王怎么来了?” “据说咱们大梁的这位亲王,只有十岁大小?” “《辟邪剑谱》可是落到了这位贤亲王手里啊!” “十岁亲王,因《辟邪剑谱》名动江湖,也算是一桩奇事。 ” “…

第五十章 喧宾夺主? 学生如何弘扬传统文化

  “贤亲王怎么来了?”  “据说咱们大梁的这位亲王,只有十岁大小?”  “《辟邪剑谱》可是落到了这位贤亲王手里啊!”  “十岁亲王,因《辟邪剑谱》名动江湖,也算是一桩奇事。

”  “……”  刘府大厅,各人交头接耳,耸动不已。

  没想到堂堂大梁皇族的亲王,竟然跑到了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上来?  刘正风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那可是大梁皇帝,前不久册立的三珠亲王,又是言皇后的亲生嫡子,据说只有十岁,深受大梁天子宠爱。   更别提,不久前,福威镖局的林氏一家,投靠了贤亲王,并献上了《辟邪剑谱》!  那可是林家先祖林远图,仗之纵横天下,登上天下风云榜的奇功绝艺!  在众人或惊奇、或考究、或疑惑的目光下。

  刘正风与那宣读圣旨的官员,将一群人应入大厅。   当先一人,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郎,眉清目秀,贵气逼人。

  少年郎身侧,是一名容颜绝色、超凡脱俗的少女。

  刘正风与那宣读圣旨的官员,都是恭敬跟在后面,不敢僭越哪怕半步位置。   再往后,又有十名气度非凡的宗卫。

  “这就是近来名动江湖的大梁贤王,果然人中龙凤!”  岳不群、定逸师太、天门道人、张金鳌等等诸多江湖名宿,一个个都是心下赞叹。

  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位大梁贤王的年纪小,便产生小觑之意。   从这位小王爷的步伐、气质、神态等等,都不禁他们都生出“不愧是大梁皇族”的感觉!  众目睽睽之下,萧景天看向刘正风,含笑道:“本王途径湖南,听说衡山派刘大侠正举办‘金盆洗手大会’,特来瞧瞧热闹,不会唐突吧?”  “岂敢!岂敢!王爷能驾临刘府,实是下官的荣幸啊!”  刘正风连道不敢,自称下官。

  萧景天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便继续进行吧!”  “下官遵命!”  萧景天说的虽然随意,刘正风却如同听闻‘圣旨’一般,赶忙领命。

  就好似他这场金盆洗手大会,是萧景天下令举办的一样。   对于刘正风这个正五品参将来说,大梁皇族的三珠亲王,实际上与大梁皇帝也没什么区别了。

  更何况这位三珠亲王,还十分受宠,怕是与大梁皇帝随便提上一句,都可以决定刘正风这个正五品参将的命运。

  更不用说,这位大梁贤王,乃是言皇后的亲生嫡子,背靠言家。

  又与当朝实权的五珠亲王、誉王萧景桓,同为言皇后膝下子嗣,只不过一个是养子,一个是亲子罢了。   种种厉害关系,哪怕刘正风这个刚入朝廷做官的人,都能领会一二。   没看那位宣读圣旨的官员,堂堂正三品的湖南省按察使,也要万分的恭恭敬敬、小心翼翼。

  否则若是惹得贤亲王不高兴,这种地方上的大员,也要立马遭殃!  别看他是地方上的大员,作威作福,连刘正风都是走了对方的路子,这才得到了正五品参将的职位。

  但对于中枢朝廷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  因为各省大员,都是中枢朝廷,直接任命、罢免,只是大梁皇帝一道圣旨的事情而已。   哪怕是湖南省巡抚,从二品的真正封疆大吏,于一省之内,说一不二,宛若一省的土皇帝。   但对于大梁天子来说,一个不高兴,一道圣旨下来,直接就能将其打入万丈深渊。

  这边是地方与中枢的区别!  大梁贤王萧景天的到来,已然是喧宾夺主。

  刘正风却毫不在意,反而恭恭敬敬,在萧景天的‘命令’下,继续金盆洗手大会。

  只听刘正风朗声说道:  “众位前辈英雄,众位好朋友!各位远道光临,刘正风实是脸上贴金,感激不尽!”  “兄弟今日金盆洗手,从此不过问江湖上的事,各位想必已知其中原因。

”  “兄弟已受朝廷恩典,做了参将!常言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江湖上行事讲究义气,国家公事,却须奉公守法,以报君恩,这两者如有冲突,叫刘正风不免为难?”  “从今以后,刘正风退出武林,我门下弟子,如果愿意改投别门别派,各任自便。 ”  “刘某邀请各位到此,乃是请众位好朋友作个见证!以后各位来到衡阳城,自然仍是刘某人的好朋友,不过武林中的种种恩怨是非,刘某却恕不过问了!”  刘正风说完,又是一揖。

  群雄从见到刘正风,接圣旨做官,便已经料到他这么一番话。   既然这位衡山派的二把手刘正风,不知什么原因,突然一心想要做官。   那也是人各有志,勉强不来。

  再说大梁皇族的堂堂亲王,还在这里,他们即便有心规劝一二,也不敢开口。   难道说:刘兄你别做官了,做朝廷的官有什么好的,还是来跟我们混江湖吧!?  刘正风说完台词,来到金盆前,便要伸出双手,放入金盆。

  忽听得大门外有人厉声喝道:“且住!”  刘正风微微一惊,抬起头来,只见大门口处,走进来四个身穿黄衫的汉子。

  萧景天与群雄,也都转头看去。

  那四个黄衫汉子一进门,分往两边一站,又有一名身材甚高的黄衫大汉,从四人之间昂首直入。

  黄衫大汉手中高举一面五色锦旗,旗上缀满了珍珠宝石,一展动处,发出灿烂宝光。

  许多人人的这面旗子,均是心中凛然。

  此乃五岳剑派盟主的令旗!  足以号令嵩山派、华山派、衡山派、泰山派、恒山派。   放在江湖上,绝对是令人敬畏的一大势力!  五岳剑派的盟主,也即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乃是一名先天高手,所修成的先天寒冰真气,更是威震天下。

  虽说左冷禅并不入‘天下风云榜’,与那些榜上的强者,还是有些差距。   左冷禅与段延庆、慕容复等先天高手,都是先天初期,比不得榜上有名的先天中期的强者,如林天南、卓鼎风、郭靖、金轮法王之流。

  但无论如何,先天高手不容忽视。   天下罕见!  被诸多武林人士仰望!  有先天高手左冷禅坐镇,再有五岳剑派同气连枝,而华山派中更有已经隐居、行踪难觅的‘风清扬’如此高手。

  五岳剑派的势力可见一斑。

  风清扬那可是华山派的前辈高人,相传乃是‘独孤求败’的传人,得传独孤九剑!  纵横江湖,也曾登上天下风云榜!  而独孤求败是何人?  那可是曾经击败帝释天,登上‘天下风云榜’榜首的无上牛人!  五岳剑派势力强大,背景也深。

  因此,哪怕是拥有宗师张三丰坐镇的武当派,以及底蕴超强的少林派。

  也只能与五岳剑派并驾齐驱而已。

  此刻,那高举五岳剑派、盟主令旗的黄衫大汉,来到刘正风身前,举旗说道:“刘师叔,奉五岳剑派左盟主旗令,刘师叔金盆洗手大事,请暂行押后!”  刘正风对着令旗,躬身说道:“不知盟主此令,是何用意?”  他一日没有正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一日便是五岳剑派的人。   因此,仍要遵从盟主令旗。

  只是刘正风暗暗惊疑,不知五岳剑派的盟主令旗,为何突然到了?  还是在将要正式洗手的节骨眼上!  此乃突生变故,定有不妥。

  莫非是自己与日月神教长老结交的事情,被察觉了?  萧景天也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说起来,五岳剑派的威势,还真是非同一般。

  华山派隐居的风清扬,更是独孤求败的传人。

  独孤求败可是登顶宗师,击败了帝释天的牛人。

  这个背景,都比得上萧景天这个逍遥派门人,背后的活神仙逍遥子了!  虽说独孤求败的传人,只是风清扬一人,并非整个华山派,但任谁也要卖几分情面不是?  ……  飞卢小说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VIP充值:、、、、、、客户端:、淘好书:、、、、淘新书:、、、、【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