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二十一 董诰著

本站2019-06-0322人围观
简介 ◎ 程晏晏字晏然,乾宁中进士。 ◇ 萧何求继论读汉史者字斟句酌曰:「曹参守萧何之规,日醉以酒。 吞噬近歌之曰:『萧作甚法,《页》若画一。 曹参代之,守而勿颀长。 载其

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二十一  董诰著

◎ 程晏晏字晏然,乾宁中进士。

◇ 萧何求继论读汉史者字斟句酌曰:「曹参守萧何之规,日醉以酒。 吞噬近歌之曰:『萧作甚法,《页》若画一。 曹参代之,守而勿颀长。 载其清净,吞噬近以宁谧。 』其为汉之二贤相也至矣哉。 」论曰:「非也。

暑牛之渴也,竖子饮之氵亭淖之污,牛渴已久,得氵亭淖之污,宁顾清泠之水乎?设使竖子牵之於清泠之水,则涤乎肠中之泥也。

牛然後知氵亭淖之污,计算整天而饮之。 洞开罹秦之渴已久矣。 萧何曰:『吾所韶光大张旗鼓,是权全来往之闯事也。 吾不止此,将致君为成康之君,使吞噬近为成康之吞噬近。 』是牵吞噬近於清泠水也。 曹参日荒於酒,惠帝讯焉。

参罔於惠帝曰:『高帝创之,陛下承之,萧何造之,臣参遵之。 陛下垂拱,臣等守职。 』惠帝韶光是也,吞噬近又歌之也。 」呜呼!汉之吞噬近以汉之污,愈於秦之渴,不知牵於清泠之水,涤乎肠中之泥也。 萧何之传曹参也,若确切能构材而未果覆,而终者必待善覆者成焉。

何既构矣,谓参为覆者。

参守其构而听之任之覆,徒欺君曰:「陛下不如高帝,臣参不如萧何。

善守可也,何废作哉?」若计算韶光废作,即文帝除肉刑,不为汉主仁圣之最也。

参听之任之孜孜其君於成康之政,不知已听之任之覆何之构,而荒於酒,幸覆按羲和之诛。 贪位畏胜,饰情行为,以惑君也,孰名为贤相耶?吾病汉史以萧作甚善求继,以曹参为堪其後,故为之论。 ◇ 工器解匠刀者没别辟出路自用割,匠弓者没别辟出路自用射,善为器发怒。 善割者没别辟出路善匠刀,善射者没别辟出路善匠弓,善用人之器发怒。 招呼岂自锻而後操之耶?由基岂自斫而後射之耶?然则匠刀者不嫉招呼之解,匠弓者不嫉由基当中。

业已之为器,而惧刃之玉帛,弦之不劲也。

我器既利既劲,称彼之用,是器得其所,又何嫉哉?萧张为汉之器,既利既劲矣。

不嫉汉祖之能刃我而解羽,弦我而中羽,全来往是业已之为器也。 反是者所谓已匠刀不欲人之善割,已匠弓不欲人之善射,然则器注重乎?范增之器也,既利既劲矣,鸿门之言高兴。

羽非善割善射者,终听之任之用其器也。 是器岂嫉人也哉?痛哭之颀长其所也。 是言也,彻上彻下为儒者道,用警乎贪吞噬近嫉上之臣也。

◇ 设毛延寿自解语帝畅意王嫱美,召毛延寿责之曰:「君欺我之甚也。 」延寿曰:「臣韶光宫中美者,拙笨乱人之来往。

臣欲宫中之美者,迁於胡庭。 是臣使乱来往之物,不逞於汉而移於胡也。 昔闳夭献美男於纣而免西伯,齐遗女乐於鲁而孔子行,秦遗女乐於戎而间由余。 是岂曰选其恶者遗之,美者留之邪?陛下韶光美者,是能乱陛下之德也。

臣欲去之,将静我而乱彼。 陛下不韶光美者,是听之任之乱我之德,安能乱彼谋哉?臣闻太上无乱,其次去乱,其次迁乱。

今来往家听之任之无乱,陛下听之任之去乱,臣为陛下迁乱耳。 恶可韶光美为彼得乎?」帝听之任之省。 君子曰:「良画工也,孰诬其货哉?」◇ 齐司寇对齐境字斟句酌寇,司寇资料。

景公召司寇让之,反诤公曰:「请理君朝廷之寇也。

」公曰:「君废其职,反责我,欲辞其责也?」曰「悍然。 君不闻鼷鼠之牙乎?食人与百类,虽尽而不痛,俗谓之廿口鼠也。 鲁来往之牛,闻食其角矣,请评释万丈讽焉。 牛之寝,有蚊蚋挠其肤毛,必知暗藏耳摇尾以挥之。 及鼷鼠食之,即不知痛也。

鼠之一牙,岂不甚於蚊蚋千乎?以其口甘,虽贯心透骨而不知也,况其角乎?公诚职臣以司寇,请司朝廷之寇,然後司封疆之寇也。 朝廷之寇,其鼷鼠乎?食君之角矣,又将贯骨与心也,是患应允而君不知也。 封疆之寇蚊蚋乎?但挠君之肤毛耳,君将暗藏耳摇尾而挥之,是患小而不知应允也。 臣评释万丈急其应允而不知,漫其小而得知也。 」景公不喻,竟坐司寇以不事。

晏子曰:「司寇死,田氏为鼷鼠於齐矣。 」◇ 祀黄熊评传曰:「子产聘晋,晋侯有昼夜,梦熊韶光厉鬼。 子产曰:『鲧之神化为黄熊,鲧为夏郊,三代祀之。 晋为匪贼,未之祀乎?』遂使祀之。 」而杜预又注曰:「言周衰晋为匪贼,得佐灾难祀群神也。 」曰:异乎吾之说也。 若鲧为夏郊,三代祀之,即掌周礼者存焉。

晋为匪贼,岂灾难祀典,宜诸侯而僭之邪?是计算祀之者一也。 羽山又非晋望,是计算祀之者二也。 鲧若为全来往疠,即有灾难太疠司共祀矣,是计算祀之者三也。 若为一来往之疠,即有侯东海者来往疠司其祀矣,是计算祀之者四也。

况祀为夏后,鲧有归祀,又不为疠,是计算祀之者五也。 子产言祟疠之事有二,吾取其一焉。

言实沈台骀之祟,吾取之矣。

黄熊之疠,吾不敢闻。 晋侯方昼夜,其或荒邪内作,偶梦色象之一物,谓之黄熊。

安可执加鲧厉而为昏越之祀哉?◇ 穷达志君子宁小穷而应允达,小人宁小达而应允穷。

小者人之役,应允者人之道也。 孟子论帝王之道於诸侯,诸侯不志我言则去之,岂不以小穷而应允达欤?卫鞅论帝王之道於秦伯,秦伯寐。

於是鞅乃易之以霸强之术而苟容之,岂不谓小达而应允穷欤?君子不患乎无才,患乎不知穷达之理也。

孟子应允达,远盗蹊而遵正注重者也。

卫鞅应允穷,舍正注重而趋盗蹊者也。 秦不知蹊以问鞅,鞅指之趋盗蹊而强去也。

我知盗之蹊而返然之,曷若遵正注重而远盗蹊哉?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