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第七十章 娘娘,我们忘了皇长孙司礼监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37人围观
简介 “不说话,要不了你小命。 ”李选侍没好气的瞪了眼一脸委屈的魏良臣,对这个少年,她真是又恨又烦。 “娘娘这是威胁我?…哼哼,娘娘你可得明白,鱼死了,网也会破。 ”光脚的不怕穿鞋

第七十章 娘娘,我们忘了皇长孙司礼监最新章节

“不说话,要不了你小命。

”李选侍没好气的瞪了眼一脸委屈的魏良臣,对这个少年,她真是又恨又烦。 “娘娘这是威胁我?…哼哼,娘娘你可得明白,鱼死了,网也会破。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西李这句话让良臣犟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现在地位似乎十分的低下,西李有点自视甚高,不将他魏小千岁当合作伙伴了。 不错,虽然他和西李达成了一桩不可说的交易,但这不意味着他魏小千岁就得捧着对方啊。 主席说过,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憋了半天的良臣,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在西李身上找到自信,找到属于男人的自信。

这个女人不简单,嚣张的气焰必须打下去。 须知,你魏二爷可不是一般人,那是大有来头的。 “你!”魏良臣的威胁让李选侍气得说不出话来,天知道哪冒出来的无赖子!她有点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了。 “我渴了。 ”良臣将小凳子搬到西李身边,旁若无人的端起刚刚宫女送来的冰镇梅汁喝了起来。 一边喝,一边发出啧啧声。 李选侍俏脸气得乌黑,偏是发作不得。 大夏天,一碗冰镇的梅子汁下肚,那舒服,真是天空飘来五个字,真他娘的爽。 见西李黑着张脸,良臣很是得意,起身拍了拍肚子,突然不动了,然后干笑一声:“娘娘,听说过人有三急么?”“哼!”李选侍不理良臣,这无赖少年越发的让她讨厌。 “娘娘不帮我想办法,我就到外面去尿了。 ”良臣不信这个邪了,抬脚就要出去。

“站住!”李选侍是真急了,殿外可是有伺候宫人和内监的,这无赖少年跑出去如何了得!“娘娘说怎么办?”良臣摸了摸肚子。 “那里。

”李选侍皱眉伸手指了指床角。 “嗯?”良臣看过去,发现床角那里有一只恭桶。

这恭桶可不一般,上面还雕着百鸟呢。

要搁后世,铁定能拍出注双色球二等奖来。

“娘娘,你看清楚了,我可是站着尿的。

”良臣嘿嘿一笑,走到那恭桶前,解开裤腰带,掀起桶盖,摸出鸟儿便一泄如柱,完事,还抖了几抖。

舒坦,憋了大半天,真是舒坦。 这感觉,比什么都爽,良臣呼了口气,回头看西李。 李选侍哪会看他小解,这会正背对着他,恨得不行。 不过,她很清楚,刚刚这无赖子说的那句站着尿什么意思?还不是提醒她,万一他被人捉住了,你李选侍的名节定然不保。

西李现在颇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良臣想了想,没有太过剌激西李,对方能明白自己不是省油的灯就行。 他将小凳子又搬到先前坐的地方,下巴搭在双手上,继续定定的看着西李。

李选侍扭过头去,不和良臣视线接触。

过了一会,良臣喊饿。

他是真饿了,打昨天下午起到现在,除了喝口水,他可是滴米未进。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良臣今年16岁,可是长身体的时候呢。

人在皇宫大内,他可不想亏了自己。

御膳房的好东西也不能尽一个人吃吧。 西李却不动,良臣知道对方恨自己,于是换了个语气,笑道:“就算娘娘不想吃,肚子里的小殿下小公主总要吃吧。 ”李选侍微哼一声,仍没动,但片刻之后,她却是朝外面喊了声,命宫人进膳。 良臣很知趣的又躲到床下,再次出来时,饭菜已经摆在桌上,只是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就是寻常的家常饭。 两荤两素,还有一碗汤羹。

“娘娘平日就吃这个?”“你以为我吃什么?”良臣挠了挠头,他忘记了朱常洛这个太子可不是一般的穷,并且不但父亲不待见他,连宫中的太监都欺负他。

有一次大冬天到重华宫进学时,朱常洛屋里连个暖炉都没有,而外面的太监却围着炉子烤火。 讲官看不过去,让太监们过来给朱常洛上暖炉,结果那帮太监理都不理。 由此便能看出,朱常洛这个太子当真是人见人欺啊。

连带着,他这东宫的伙食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其它硬件条件也是不行,否则,何以连个宫门守卫都没有呢。 从饭菜还冒着热气来看,良臣判断饭菜肯定不是从尚膳监送来的,应当是西李自己宫殿开的伙。 良臣没有多问,因为一件事让他犯难。

桌上只有一付碗筷,他用什么吃?李选侍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只是她不可能吩咐宫人再送付碗筷来,于是,最终的结果是西李吃完之后,将碗筷默不作声的递给了良臣。

良臣哪会嫌弃呢,擦也不擦,就往碗中装了饭,狼吞虎咽起来。

吃完饭,放下筷子,见西李趴在桌子上不知想什么,良臣看了她片刻,突然脑中闪过一个想法。 这个想法有着十分的可操作性,对西李,对他魏良臣,甚至对二叔都有好处。 甚至,这本来就是会发生的事,只是,他将时间提前了十年。 如果西李能够听从自己的安排,良臣所面临的难题都将一应而解。 重生这么多天,他终是脑袋开了窍,提前布盘了。

“娘娘,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什么事?”李选侍抬起头看着良臣。 良臣吐出三个字:“皇长孙。

”李选侍冷冷道:“提那个贱人生的做什么?”良臣笑了笑,缓缓说道:“娘娘你最好要明白一点,皇长孙可是小爷长子,当今皇爷的长孙。

”“是又如何?”李选侍声音仍是冷淡,正因为王才人生下了皇长孙,她才恨那个贱人。 “娘娘可曾想过,皇爷哪天要驾崩了,小爷必定登基为帝,届时,这皇长孙不就是太子么?”“关我何事?”“当然关娘娘的事了。

”良臣直翻白眼,这西李真是个榆木脑袋,放着现成的宝贝不去动手抢来,还等什么?“如果娘娘现在跟小爷提出,将皇长孙收养在身边,当成自己儿子养,试问将来皇长孙登基之后,会如何待娘娘呢?王才人已死,将来顶多也就是个追赠,而娘娘说不定就是太后了。 ”这番话让李选侍颇是动心,但旋即却摇头冷笑:“小爷未必就一个儿子,日后谁是太子说不准的事。

”说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良臣看在眼里,也是暗自冷笑,你那肚子出来的必定是个没鸟的。 就算有鸟,也轮不到他。

“任小爷儿子再多,太子只能是皇长孙。 有小爷这现成例子在,难道娘娘以为别的皇子有机会成为太子?”。